笔趣阁小说网,全本免费小说

    01.

    秦黎和唐菲刚结婚不久, 经常带孩子去地府。由于父母忙恩爱和工作,很多时候无暇顾及小卷毛, 他自己也能在第八殿玩儿得乐开怀。

    第八殿的工作间, 有一个没日没夜工作的无脸男人。

    小卷毛溜进去,看见无脸男, 小心翼翼地从桌子下钻过去, 趴在他腿上,扯着他的宽袖, 糯声问:“我从你身上闻到了爸爸的味道,你是谁?”

    无脸男垂头向着他, 他没有眼睛也没有嘴, 不能说话。他已经存在很多年, 这么多年也只有1995年唐菲到来时,他停过一次。上次停过之后,导致地府工作流程打乱, 他被王薛薛骂得狗血喷头。

    自此,无论是任何人来看他, 他都不敢再停。

    小卷毛见无脸男不搭理他,便把小手放在他的膝盖上,一闭眼, 脑子里瞬间闪过许多关于无脸男的记忆。

    他感受到了无脸男的委屈和辛酸,一双眼睛立刻积聚上一汪眼泪。他盘腿坐在无脸男的脚边,扯着他的宽袖说:“你也是我爸爸,你好可怜啦, 我好心疼。你休息一下吧,卷卷帮你做。”

    无脸男听了他的话,一歪脑袋看着他,手上敲键盘的动作却一直没停。

    小卷毛又扯他的袖子:“真的,我说真的。我是你的儿子,你的宝贝,我不会让你太辛苦的!”

    无脸男仿佛很欣慰。

    打印机里“嗡嗡”一阵后,出来一张纸,上面写着一句话。

    ——乖了,这是爸爸的工作。

    小卷毛小眉头一拧,一脸认真道:“我会让你解脱的!”

    这个无脸男是秦黎留在阴间的分身,这么多年从未有过存在感,时间久了,大家也都忘记了他原本就是八殿分身。他虽然蠢钝,但也知道被人遗忘的滋味儿不好受,也知道被人关心的感觉是多么甜蜜。

    小卷毛跑去找秦广王,找地藏王,找遍了地府能说得上话的大佬,得知自己可以创造分身来帮助爸爸分担幸苦后,拿着地藏王教授的符咒,捏了大概十几个泥人。

    无脸男终于可以停下休息,他每天的工作是看着十几个泥人工作,闲暇之余,可以去院子里晒晒阴间的月光。

    无脸男带小卷毛去海底深处观赏无限地狱,他们坐在深海的悬崖上看翻滚澎湃的地狱,欣赏人间难见的震撼景色。

    无脸男在小卷毛手心写下一句话:“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我,只是分身。”

    小卷毛握住无脸男宽大的手,咧嘴一笑,声音软糯:“因为你也是我爸爸的一部分啊,你也是卷卷的亲人。”

    无脸男没有眼睛,可他却觉得眼眶那个地方有些闷胀发热。

    一瞬间,好似千万年的黑白生活都被染成了彩色。他没有双眼,却好似看见了繁花似锦,姹紫嫣红。所谓幸福,大抵不过如此。

    三个月后,小卷毛的泥人接替了无脸男机械的工作,而无脸男也彻底消失了。就在小卷毛为失去一个爸爸黯然伤神时,五一假期,爸爸提出带他去深海旅游,欣赏海底的无限地狱。

    原来,无脸男爸爸从来没有消失,他和秦骁爸爸一样,都会以秦黎爸爸的身份,好好活着。

    02.

    小卷毛四岁,妹妹小圆一岁。

    唐菲出门和子小白、翁虹逛街,把两个孩子交给秦黎,出门前特意嘱咐:“小卷毛过两天就要开学,你记得催促他写暑假作业!不然老师非得让他留级不可。”

    小卷毛所在的国际学校十分严格,为了避免校园暴力的发生,无论孩子的家境多么优渥,在学校都不能受到优待。因此小卷毛的作业问题,就成了让唐菲头疼的一大问题。

    唐菲前脚刚走,父子俩就打起了电玩。

    一岁的妹妹小圆被放在爬毯上自己玩儿,父子俩全程没有回头看妹妹一眼。但是当妹妹爬出爬毯时,秦黎会头也不回的伸手,抓住妹妹的脚腕把她给拽回来。

    秦黎偶尔酣战,无暇顾及妹妹,小卷毛便爬过去拽住妹妹的脚,把她给拖回来。

    三个小时游戏结束,小卷毛正陪着妹妹堆积木,他一拍脑门叫道:“爸爸!我暑假作业还没做,怎么办?马上就要开学了,我觉得肯定来不及。如果抓几只鬼来帮我做作业,妈妈一定会发现的!”

    这是个棘手的问题,所以该怎么办呢?秦黎陷入沉思,良久,开口说:“去,把你的暑假作业拿下来。”

    小卷毛照做,递到爸爸手里,不出片刻,一塌作业在秦黎手中化成了碎片。做完这些,他居然还把碎片全堆到了牙牙学语的女儿跟前。

    小圆什么都不懂,抓起一把作业碎片往嘴里塞,并且还冲着爸爸哥哥笑嘻嘻。

    这时唐菲刚好回来,一进客厅看见女儿身上全是纸片碎屑,女儿还拿小肉手抓了一把往嘴里送,她当即皱眉:“不许吃!手拿出来!打手手!”

    被妈妈这一吼,小圆立刻把手从嘴里拿出来,拿左手轻轻在自己肉呼呼的右手手背上,拍了几下,然后委屈巴巴望着妈妈,仿佛在说:我打了,麻麻放过我。

    唐菲将女儿抱起来,往女儿嘴里塞了个奶嘴,一边哄她睡觉,一边皱着眉头质问儿子:“作业怎么回事?”

    小卷毛面不改色:“很明显嘛,是小圆贪吃,把我的作业全部给撕碎了!”

    唐菲又去看秦黎:“是吗?”

    秦黎点头,一脸严肃地“嗯”了一声。

    他话音刚落,唐菲竖起剑指一偏,一道白光打在电视上,里面立刻出现了秦黎和小卷毛合伙销毁作业并嫁祸给小圆的情景。

    秦黎:“…………老婆你听我解释。”

    小卷毛立刻背上了书包,准备在爸爸和妈妈解释的时候,趁她不注意,离家出走,去地府躲几天。然而他背着小书包蹑手蹑脚,还没走到门口,就被唐菲单手给拎了回来。

    晚餐时,唐菲坐在餐厅里给女儿喂玉米糊,而秦黎和小卷毛则在客厅里跪方便面面壁思过。唐菲的要求是不能把方便面跪碎,否则就会受到更“严酷”的家法。

    小卷毛小心翼翼跪在方便面上,贴着墙好半晌,直到妈妈去厨房放餐具,他才扭过头小声对秦黎说:“爸爸,你有没有觉得妈妈好凶哦。”

    “是我们做得太过分了。”秦黎倒是很认真地面壁思过。

    小卷毛怂恿秦黎:“爸爸,我们离家出走吧,让妈妈着急,这样妈妈以后就不敢凶我们了,他们会特别特别在乎我们。”

    秦黎扭过脸,脸上没有任何情绪波澜,语气却有些同情:“儿子,你要知道,这天大地大,你妈最大。我们,永远逃不出她的五指山。”

    小卷毛有些绝望泄气了,嘟着嘴喃喃道:“难道我这辈子都要做作业吗?我可是爸爸的继承人哎,我怎么可以把时间浪费在做作业上呢?”

    “那你觉得,你应该干什么呢?”

    小卷毛身后突然传来唐菲阴森森的声音,小卷毛立刻挺直胸板,声音洪亮:“我最该干的是和爸爸一样,疼妈妈疼妹妹,爱护整个家!我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以后做一个对社会对人民有用的天师,做一个对地府有用的八殿继承人!”

    他声音铿锵洪亮,仿佛在宣誓。

    唐菲从厨房里端出饭菜,没好气儿地叫他们:“你们父子俩,过来,吃饭!以后再让我发现你们狼狈为奸,我绝食三天!”

    小卷毛:“…………”行吧,还是老妈狠。

    秦黎:“…………”老婆这种自残性质的狠,真是伤人一百自损八千。

    父子俩为了唐菲的健康,也不敢再作妖了。毕竟,唐菲这些年体质越发柔弱,他们父子俩还真不敢让她过多折腾自己。

    03.

    这天,秦黎在客厅里开视频会议,唐菲一边抱孩子,一边给哥哥小卷毛辅导作业。

    唐菲给小卷毛讲了半天题,差点没被他气得吐出陈年老血。她戳着练习册,一字一句问:“我和你爸都学习能力都不错,为什么生了你这么个学渣?”

    “妈妈,你这不能怪我呀,正正得负你知道吗?谁让你们这么优秀,你们两个正,生下的当然是我这个负数啦。”

    “…………”唐菲心平气和戳着题目继续问他:“儿子,你看这道题,你再读一遍?班里一共有24个学生,加上1个老师,我们应该选哪个座位的大巴车呢?A:24座、 B:30座、C:60座。”

    小卷毛再一次选择了“A”。

    唐菲要喷出一口老血:“24+1等于多少呢?现在你再琢磨一下,到底哪个更合适?”

    小卷毛:“当然还是24呀,妈妈,你不能用这么算,24+1,在这里是行不通的。你知道为什么吗?”

    这次换唐菲疑惑:“为什么?”

    小卷毛回答:“因为每次我们出去玩耍,老师都是站在车上的呢,老师不用坐。”

    唐菲:“??”

    她缓过劲儿来,差点气得七窍生烟。唐菲抱着咬着奶嘴不哭不闹的乖巧女儿,从小卷毛房间出来后,深吸一口气冲着楼下正在开视频会议的男人喊:“秦黎,我管不了你儿子了!明天就给他请个家教,天价我也愿意!”

    楼下的秦黎关掉视频,走上楼梯,一边从她手里接过女儿,一边说:“现在无论是鬼是人,谁都不敢再上我们家来当家教。”

    唐菲怒气冲冲道:“你去给他讲女老师那道题!我去煮饭。”

    03.

    小圆两岁时,秦黎正坐在沙发上看资料,女儿便爬过去,搂住他的脖颈,贴着他耳朵轻声说:“爸爸,哥哥说他想吃汉堡王,你带我们去吃好不好呀?”

    他将手中iPad放在一边,把两岁的女儿抱起来搁在大腿上,低声问:“是你想,还是哥哥想?”

    “当然是哥哥想,我这么乖,怎么会想呢?我只是想陪哥哥去……”小姑娘脸不红心不跳地陈述说。

    此刻,五岁的小卷毛正在楼上书房里写作业,耳朵一动,就听见了楼下妹妹在让他背锅。他搁下笔,闪身下楼,两秒抵达现场。他抱着一双胳膊,一脸严肃地看着妹妹,哼了一声:“哥哥不背锅!”

    小圆拿一双肉呼呼的小手捂住嘴,一副“我什么都没干”的表情。

    楼上传来“砰”地一声,有什么东西炸裂。紧跟着,传来唐菲的尖叫声:“秦隽!!!”

    小卷毛一个哆嗦,迅速闪身上楼,再下楼时已经背好了自己的小书包。他一脸严肃地跟秦黎说:“爸爸,我在汉堡王等你们,老妈你帮我应付,救命之恩涌泉相报,我先走了!!”

    秦黎还没来得及叫住他,他已经消失不见。

    唐菲在楼上整理小卷毛衣柜时,发现了一堆小卷毛写废的符牌。因为小卷毛没能控制好符牌的力道,导致唐菲的手刚触碰到符牌,就发生了大爆炸。直接炸毁了一面衣柜,把唐菲刚烫好的头发扎成了雷劈似的卷毛,满脸炭黑。

    唐菲:“…………”

    她从楼上下来,打量了一圈客厅,黑着脸问秦黎:“小兔崽子呢?”

    秦黎怀里的女儿正想告状,他立刻捂住女儿的嘴,正色回答:“地府来了使者,说是需要借助卷卷的力量修复一下结界漏洞,刚走。”

    “这个小兔崽子,等他回来看我怎么收拾他。”唐菲一边撸袖子一边说,说完立刻上楼洗漱。

    等唐菲进了浴室,小圆才揪着爸爸一双耳朵,小声问:“爸爸,你又帮哥哥骗妈妈,你这样不好哦。”

    “那你想不想吃汉堡王?”

    小圆眨眨眼:“想!爸爸万岁!”

    十五分钟后,秦黎以出门谈工作为由,带着女儿一起出了门。到了城西的汉堡王,老父亲秦黎带着一双儿女用了化形符,堂而皇之地坐在落地窗旁。

    儿子和女儿捧着汉堡大快朵颐,他就这么看着,时不时拿纸巾过去给他们擦嘴。

    秦黎低声与小卷毛说:“儿子,以后晚上早点睡觉,收敛一些。”

    小卷毛一边往嘴里塞霸王虾条,一边仰着脑袋小声问:“有爸爸你在,我不怕!”

    秦黎咳了一声,道:“再有下次,爸爸也不确定是否能帮你挡着。”

    昨晚那几只被小卷毛逮着“虐待”的鬼,站在唐菲床前排队告状。好在秦黎把她折腾得太累,她这才睡得死没醒。如果她昨晚醒了,小卷毛今天的屁股一定开花,毋庸置疑。

    小圆吃得满嘴油腻,她仰着头看爸爸,问:“爸爸,为什么你好像很怕妈妈似的。我们班同学的爸爸都不怕妈妈呢。”

    秦黎伸手拿纸巾擦了擦女儿唇周的油渍,小声说:“难道你认为,你妈妈是普通的妈妈?”

    小圆歪着脑袋思考,小声说:“妈妈和别的妈妈有什么不一样吗?”

    小卷毛一脸严肃地告诉妹妹:“当然不一样,我们的妈妈特别凶,她是——”

    他表情一僵,话锋突然一转:“世界上最好的妈妈!”

    秦黎察觉到儿子的语气变化,不用回头也知道身后是什么情况。他立刻一脸正色给女儿小圆科普:“你妈妈不仅是世界上最好的妈妈,她不仅可爱漂亮,还十分善解人意,从来不会在外面给爸爸难堪,也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拧爸爸的耳朵。”

    虽然他们父子已经意识到这时候吹彩虹屁,已经来不及了,可他们依然选择垂死挣扎,说不定,可以死得好看些。

    秦黎话音刚落,就听见背后想起某人冷冰冰地声音:“别以为你这样吹彩虹屁,就能免了跪方便面的惩罚!”

    04.

    小圆是个没有安全感的女孩,两岁才和爸爸妈妈分房睡。

    这天晚上打雷,小圆吓得从自己房间跑出来,钻进了哥哥的被窝。她缩在哥哥的被窝里瑟瑟发抖,小卷毛因为被窝里突然拱进一个软乎乎的妹妹,被吵醒。

    小卷毛揉了揉眼睛,拿他那只小巴掌隔着被子去拍妹妹的脊背,低声安慰:“不怕,打雷而已。”

    “我怕。”小圆颤抖的声音从被子里穿透而出,瑟瑟发抖道:“哥哥,你怕吗?你要是不怕的话,就抱抱我好不好?”

    小卷毛抱住妹妹,哄她睡觉,学着爸爸的语气,轻轻拍着她的脊背说:“我们圆圆超勇敢的,不怕,哥哥在。”

    小圆所在哥哥怀里,问他:“哥哥你会保护我一辈子吗?我结婚了你还会保护我吗?”

    小卷毛一脸坚定:“必须保护你,哪个混蛋敢对你不好,我弄死他!”

    “哥哥,你不要这么凶啊,爸爸说了,这是现代法治社会,我们不能喊打喊杀的。”

    小卷毛眼底的一分怒意平息,低声又说:“好了,哥哥不凶,快睡。”

    “哥哥,你给圆子讲故事好不好啊?我要听大白兔和大灰狼的爱情故事。”

    小卷毛:“大白兔怎么可能会有爱情故事。”

    小圆拿头拱了一下哥哥的胸膛,望着他说:“有啊,哥哥就是大灰狼,以后一定会有大白兔喜欢哥哥的!”

    小卷毛嗤一声:“你看咋爸,以前多英明神武,自从娶了妈妈,胆小如鼠。所以我才不要结婚,我要永远做一个英明神武的男孩子。”

    小圆拿短胖的手指往他胸口一点,发出一簇白光,瞬间把这一幕记录在了符咒里。她糯声糯气道:“那我要给哥哥记录下来,等以后哥哥结婚,我要在婚礼上放给大白兔看哦。”

    小卷毛嗤了一声,心想他才不会结婚,这辈子都不会。

    翌日,小卷毛去爸爸妈妈的房间取东西,路过衣帽间时,听见里面父母的对话。

    唐菲:“秦万三,你说小圆预知未来的特殊能力,会不会影响到她?听说知天命和泄漏天机,都是会遭天谴的。你看那些算命的老头,不是眼瞎就是残疾,小圆会不会也……”

    秦黎:“众生万物,都是众神孕育创造,所谓天谴,不过是为了维系地府和阳间的平衡。天谴与否,由我说了算。”

    唐菲这才放心:“那就好。昨天小圆说小卷毛会娶一只大白兔,你说我们未来的儿媳妇儿,会不会是一只白兔精?”

    在外偷听的小卷毛:“…………”从今天开始,他要养成喜欢吃兔子的习惯,呵,总有一天,他会吃光天下兔子。

    ……

    小卷毛已经上一年级,早读时,他满脑子都是“大白兔”事件。

    早读到一半,班主任带着一个长得雪白,穿着小粉裙,背着双肩书包的女孩进来。班主任一抬手,班里的学生停下早读,指着小女孩介绍说:“这是我们班新转来的同学,涂瑜,来,大家欢迎。”

    小朋友们“啪啪啪”一阵鼓掌,欢迎新同学到来。

    老师抬手一指小卷毛身边的空位,说:“涂瑜,你坐第三排靠窗的那个空位。”

    涂瑜背着小书包走到了小卷毛身边,在他身边坐下。她放好书包,冲着小卷毛伸手,笑的时候露出两个小酒窝和两颗兔牙:“你好,我叫涂瑜,你可以叫我涂涂。”

    小卷毛看着她,小声问:“你喜欢吃兔子吗?”

    涂瑜一歪脑袋,笑容灿烂:“兔兔这么可爱,我当然喜欢吃兔兔啦~”

    小卷毛握住她的手:“我叫秦隽。从今天起,我们就是好朋友了。”说完,从抽屉里取出两包真空的麻辣兔,塞到涂瑜手里,“请你吃麻辣兔丁。”

    涂瑜攥着麻辣兔一脸感动:“你真的愿意和我做朋友吗?”

    小卷毛一脸正色:“嗯。喜欢吃兔的都是我的好朋友。”

    地府,王薛薛和秦广王闲着无聊,正通过轮回镜看小卷毛的现状。秦广王摇头吐槽:“小孩的友情都是这么塑料的?”

    王薛薛:“大哥你不懂,这才是真友情。”

    05.

    小圆五岁,开始和哥哥一样有了叛逆思维,开始有能力捉弄附近鬼怪。

    唐菲教育孩子也不客气,一旦做错,就严厉教育,不能让秦黎这个慈父宠坏了孩子。小圆被唐菲严肃批评了以后,一整天没说话也没吃饭,似乎非常生气。

    晚上唐菲去敲她的门,给送食物,想顺便去和她聊聊,却发现小孩压根不在卧室。她下楼后发现小圆在厨房里,踩在小板凳上趴在冰箱里吃水果。

    被唐菲抓个正着,她赶忙擦擦嘴,假装“我没吃”。

    唐菲把她抱回客厅,本想和她讲道理,她却先开口说:“妈妈,我觉得我们需要聊聊。”

    唐菲点头:“嗯,我也这么认为。”

    小圆举起自己胖嘟嘟的手,小声说:“我是小孩纸,我先说好不好?”

    唐菲“嗯嗯”一声。

    小圆一双小肉手捂着胸口,说:“妈妈,我知道错了,可是你以后能不能对我温柔点啊?你不知道你今天骂了我,我心好痛,就像冰块砸在我心口上那么痛。”

    唐菲:“……”小孩这么形容自己的心痛,她的眼睛瞬间湿润。她也意识到,女孩和男孩不同,女孩的心思更为细腻。

    她忍住眼泪,把女儿搂进怀里,小声说:“抱歉,妈妈以后一定不会对你这么凶,可你也要和妈妈保证,不可以再随便欺负路边可爱的鬼鬼,好不好?”

    小圆拿短胖的小拇指勾住唐菲的小拇指:“好哦,那我们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嗯,不变,一千年也不变。”

章节目录

超怂影后是天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萱草妖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萱草妖花并收藏超怂影后是天师。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