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全本免费小说

最快更新佛系娇气包[穿书] !

    盗章

    曹砚花了时间花了钱,本来就是带她来给她找恶心找不痛快的。

    结果没恶心到她也就算了, 他的四个兄弟还中途叛变, 和他最讨厌的人打得火热,这不是明显不给他脸么?

    而就算奚溪不是曹砚最讨厌的人, 在他请的局上不玩该玩的, 却去玩手游……

    也太不像话了。

    奚溪抱着大衣和周迟四个站在走廊尽头的一处角落里, 她低头看着自己的短裙的裙摆,目光虚远处是闪着碎银光的高跟鞋鞋尖。

    她没说话,等着周迟他们什么时候再进去。

    等了一会, 听到周迟谢一鸣叫她, “大明星。”

    奚溪回神抬起头来, “进去吗?”

    进去肯定是要进去的, 但是他们想晚一点进去。

    谢一鸣看着奚溪,小声跟她商量:“你先进去, 把我们砚哥哄得高兴一点,行不行?”

    “我?”奚溪抬手指一下自己, 合理拒绝,“我是他在这个世界上最讨厌的人, 你们别开玩笑了。”

    谁去哄也不能是她去哄啊。

    周迟四个人却觉得, 解铃还须系铃人。

    然后他们给奚溪两个选择, 试图让她接受这个提议。

    第一个是, 奚溪不尝试去哄, 那进去后, 他们四个站在曹砚那边, 帮着曹砚整她,整到曹砚高兴为止。

    第二个就是,奚溪进去讨好哄高兴曹砚,大家和平共处。

    奚溪想了想,觉得第一种比较符合剧情走向,于是慢慢竖起右手食指,“我……选一。”

    周迟四个人同时冲她翻白眼……

    打过几把游戏,现在就是朋友。奚溪愿意让他们整,他们也不愿意下这个手。

    两分钟后,奚溪被周迟四个人逼到了包间门外。

    奚溪还在试图说服他们,“我真的不行的,我……”

    话说一半,包间的门被推开,不知道四个人里谁力气恰好地推了她一把,把她推了进去。

    被猛地推进去停住,身后的门也快速合了起来。

    奚溪抱着大衣站在门边,目光一转就看到了曹砚坐在沙发上,他嘴里咬着雪茄,旁边坐着个穿抹胸黑色薄纱长裙的女人正在给他点火。

    而他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和她目光对视。

    包间里的气氛已经又热了起来,很吵,灯光打得晃眼。

    奚溪想出去,一边看着曹砚一边默默伸手摸去门把上。使力去拉,却发现被人从外面拽住了,根本拉不动。

    奚溪放弃徒劳的行为,她默默收回手,把大衣往怀里抱抱,轻轻吸口气,迈开步子往曹砚那边去。

    等她过去后,点烟的女人放下手里的纯金打火机,很自觉地找别的地方玩去了。

    现在这包间里,客人少,她们落了轻松。

    奚溪被周迟他们推进包间的时候就在想,她怎么样才能哄到曹砚,让他心情好起来。

    然后,她想到了一个。

    耳边有着震耳的音乐声,周围烟雾弥漫。

    奚溪站在曹砚面前,曹砚并不看她,他抽着雪茄看别人跳舞唱歌,节奏起来的部分,他还跟着轻轻地晃头动身子。

    奚溪站了一会,一直没找到什么开场白,然后索性也什么不要什么开场白了,跟这男人有什么好委婉的。

    所以她看着曹砚直接开口:“明天,我跟你去离婚。”

    他做这些事整她,不就是为了出气的同时逼着她和他离婚嘛?

    原身贝奚溪是不愿意,所以始终不同意离婚,舔着脸被他不停折腾。但她不是贝奚溪,她很想和眼前这个男人撇清所有关系,过自己自由舒心的小日子。

    听到她突然说这样的话,曹砚咬着雪茄抬头看向她,脸上看不出有什么情绪。

    奚溪觉得应该是符合他心意的吧,所以又试探性地问了一句:“心情有没有好一点?”

    这句不问还好,一问又让曹砚差点气顶天灵盖把自己气死。

    他低头用手指按了一下太阳穴,抬起头,然后突然踹了一脚面前的茶几桌,一把拽过奚溪的手腕,把她拉到自己面前,咬着雪茄狠戾道:“你再继续耍我试试?”

    奚溪被他猛地拽过去,身子差点直接趴在他身上,还好稍稍稳住了。

    结果在他威胁完这句话之后,她稍稍稳住的身子又跟着惯性往前倾,本能反应就伸手出去找支撑点。结果一按,就按到了最不该按的地方。

    手下一把绵软,她下意识地抓了两下。

    被眼前的女人按了敏感部位,还被抓了两下。

    曹砚眼睛里的火星几乎是在一瞬间喷出来的,然后他眼睛喷火,缓慢凶狠音色低沉地咬出三个字,“贝!奚!溪!”

    嘴唇没有动,声音似乎是从丹田里上来的,狠得要杀人。

    奚溪下意识就觉得自己完蛋,慌忙地收回自己按在他敏感部位的手,然后又把另一只被他握着的手抽回来。

    顾不了手腕已经被他捏得一圈泛红,奚溪默默抬起手抱住自己的头,往后退两步。

    这件事情她可以很好地感同身受,被自己最讨厌的人摸了关键部位,确实挺不能接受的。

    她要是被自己无比讨厌的人摸了胸,她也得想杀人。

    可是想归想,人是不能杀的。

    奚溪站在曹砚面前,抱着头微微低着脑袋,一副做错了事的样子,却又先发制人一句:“是你自己拽我的,我没站稳才摸到……”

    曹砚凌厉的眼神往她脸上一扫,吓得她把下面的话吞了下去。

    没站稳位置没挑好意外按到那里他可以理解,他妈的在上面抓两下是什么意思?

    曹砚气得想炸会所,但看眼前的女人一副怕被揍的小绵羊模样,又觉得自己脾气再往外炸是不是显得太欺负人了。

    同时,再吵开,让别人都知道他被贝奚溪给摸了?

    不行。

    曹砚黑着脸从沙发上站起来,把只吸了一点的雪茄直接扔到烟灰缸里,动作优雅地理一下自己的袖口往包间门口去。

    什么叫上一秒狠得要杀人,下一秒温柔地整理衣衫,奚溪算是见识了。

    曹砚到门边打开门,门一开就看到外面站着的四员大将。

    四员大将一愣,他面色更阴沉暗黑了点,说一句:“都给我死进去。”

    周迟四个人不知道什么情况,不过少爷让他们进去,那就进好了。

    和曹砚错身进去后,看到奚溪在沙发上捂脸坐着,他们都凑到奚溪旁边,问她:“什么情况?”

    奚溪捂着脸的手不拿开,“等死吧。”

    周迟、胡正、谢一鸣、潘东文:“……”

    **

    曹砚从包间出去后就去了洗手间,被奚溪摸了的那里有着不可控的酥麻感。

    当然,因为厌恶贝奚溪,他并不兴奋。

    他当然看得出来贝奚溪有点怪,但是在讨厌一个人的情况下,她不管有什么样的行为举动,你都能把她曲解成为别有用心。

    在曹砚看来,贝奚溪只不过在换套路跟他演戏罢了。

    动机也很明显简单,想引起他的注意。

    他一直以为贝奚溪根本没有头脑情商,高兴不高兴全在脸上,大小姐脾气,说炸就炸。

    现在看来……

    是请了情感导师?

    这情感导师还挺厉害,真的把她调.教得有耐心不急躁了?

    不过……

    呵,请月老、丘比特都没用。

    从洗手间里出来,曹砚还一副不是很爽的样子。

    结果出来没走几步,突然迎面一个人撞进了他怀里,撞得他微微一趔趄。

    因为心情本来就不好,被人撞了以后,他出口就是一句:“走路不长眼吗?”

    撞他的人是一个女生,穿着白色的束腰长裙,有一种不张扬的素净感,她明显有一点醉意。

    撞到人是无意,那个女生站稳后连忙跟曹砚鞠躬说对不起,“没有看到,不好意思。”

    曹砚懒得理她,连句没事都不说,抬步就要走。

    结果刚迈开一步,就听到那女生说:“曹砚?”

    认识他?

    曹砚顿住步子,往后退一步,看向女生的脸。

    在自己的大脑里搜索了一会,想起来了,确实认识,他们高中的女学霸,当时他向她告白被拒绝了来着。

    叫什么名字来着,又想了半天,“殷宁?”

    “是我。”殷宁笑笑,看着曹砚,“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老同学。”

    “是没想到,玩得开心。”曹砚明显没什么心情在洗手间外面跟一个多年没见的老同学叙旧,撂完最后一句话就走了,丢了殷宁一个人在原地。

    现在除了想整得包厢里那个摸了他的女人管自己叫爸爸,曹砚别的什么心情都没有。

    奚溪抱着手机,想回信息的时候看了一下小七,先跟她说:“小七,你先回去吧,晚饭我自己吃,吃的时候拍照给你看。”

    小七不放心:“可是……”

    奚溪举起拿着手机的手,“我发誓,我晚上称体重也拍照给你看。”

    小七看奚溪实在不想要她跟着,心里想的是她可能影响到了她的生活,所以只好答应下来。

    没有了小七的监督,奚溪感觉轻松了一点。

    她软塌塌地靠在椅子上,回周迟的信息:少女之友,你有点及时啊。

    周迟:没办法,也是少爷的事。

    奚溪现在是真拿周迟当朋友的,她穿越过来,感受到的第一份关心就是周迟给她的。

    现在对周迟没多少防备心理,她也确实就是个普通人,需要朋友。

    虽然周迟和曹砚是从小混到大的好哥们,但性格和曹砚完全不一样,也并没有站在曹砚那边帮着整她,所以私下和他打游戏联系的时候,她也没有把他和曹砚联系在一起。

    奚溪看着手机,周迟又追过来一条:现在心情怎么样?

    被那么多人以那样的语气口吻骂了,说心情一点都不受影响是不可能的。不过奚溪看得比较开,不太往心上放。

    她回周迟:还好啦,早习惯了。

    周迟想想也是,自从她莫名其妙红起来以后,基本每天都在遭受网友的攻击。

    如果不能习惯,也做不成明星,早该抑郁退出娱乐圈了。

    周迟看她好像确实没有太受影响的样子,也就没再说多余的话,最后跟她说:想打游戏的时候叫我。

    奚溪回他:好啊,你答应了会带我上王者的,不能中途跑掉。

    周迟:一定。

    和周迟聊完天,奚溪放下手机,从椅子上站起来去衣柜边拉开衣柜,找了换洗的衣服准备去洗澡。

    在卧室里等了一会,确定曹砚已经洗好出来了,她才抱着衣服去浴室。

    身上的汗虽然都用毛巾擦了一遍,不过还是没有水洗来的舒服。

    从头到尾冲洗一遍,吹干头发出浴室,又是一条清清爽爽的美少女。

    奚溪浑身清爽地换了拖鞋从浴室出来,感觉自己顿时瘦了十来斤,迫不及待地要回房间测体重。

    在步子微急路过曹砚房间门外的时候,房门突然嘎哒一下开了。

    曹砚手握门把站在门里,看到她的时候愣了一下。

    碰上他开门要出来,奚溪自然礼貌地停住步子,想让他先出来先走。

    结果等了一会,曹砚并没有下一步的动作,反而一直在打量她。

    奚溪被他打量得不自在,轻轻清一下嗓子,“怎么了?我……好像没有挡你的道……”

    “确实没有。”曹砚收回目光,出来顺手带上房门。

    不再理会奚溪,他径直到楼梯边下楼,一边往游戏室去,一边问吴姨:“晚上吃什么?”

    “少爷,你想吃什么?”吴姨回问他。

    奚溪撇撇嘴,去到扶栏边伸头往下看一下,嘴里嘀咕:“吃屁……”

    然而她刚嘀咕完,头都还没缩回来,就看到曹砚突然在楼下出现在她视线里,仰头看着她说:“下来。”

    “……”

    她好像说得很小声吧,被他听到了?

    奚溪才不听他的话,问他:“干嘛?”

    曹砚心情很好的样子,“陪我玩玩。”

    奚溪保持警惕,“玩什么?”

    “随你。”曹砚说得轻松。

    奚溪对他可没有丝毫信任,也并不喜欢被他整,所以出口拒绝:“不要。”

    曹砚仰头看着她不动,面色没那么好看起来,“贝奚溪,演过了可就不好玩了。”

    奚溪愣了一下,心想什么演过了?

    想了一会明白了,曹砚一直认为她是在演戏?故意惹他生气引起他的注意?

    而他现在难得愿意和她在一起,她却拒绝,也就是演过了?

    再过一点的话,大概就会引起他的怀疑了。

    奚溪知道曹砚不是个心思细腻的人,如果他是,昨晚她说出“一千块一小时”的时候,就早该怀疑她了。

    被怀疑并不是一件好事,奚溪只好“哦……”一声,“等一下。”

    应下来后,她先回了趟房间,光脚跑到电子秤上量了一下.体重,测完后心里放心,摸起桌子上放着的皮筋把头发绑起来,开门下楼往游戏室去。

    曹砚买的这房子,装修全是按照自己喜好来的,不是健身室就是棋牌游戏室,像书房这种都是没有的。楼下的客房也都被打通占用了,只留了一个小房间给吴姨住。

    如果房子够大,他大概能把停车场也搞出来,放他买的各类豪车。

    现在没有,他的那些车都放在了郊区的一个旧厂房改造的修车厂里。别墅自带两个车库,一个放了一辆代步劳斯莱斯,一个放了几辆哈雷。

    而他的游戏室,原身贝奚溪并没有进来过。

    没领证之前,曹砚根本不准她来他的这个小别墅。领证搬进来之后,他又交代了吴姨不准贝奚溪随便碰他游戏室里的东西,健身室可以让她用,所以贝奚溪只是在门外看过他的游戏室。

    奚溪开门进了游戏室,就看到这颇大的房间里不仅放了五六台电脑。还有台球桌、Xbox等各类游戏设备,球杆和手柄都放得随意。

    除了玩的东西,四周还竖了很多橱柜,里面摆着各种手办,五颜六色密密麻麻。有的太大橱柜放不下,就直接做个基台放在地上。

    所以,这是一个曹砚从来没有带女人进来过的地方。

    一般他会带回来玩的,就他那几个哥们。

    奚溪默默扫视完,手上推着门把也才把门关上。

    而曹砚这时候已经拿起了台球杆,问她:“想玩什么?”

    奚溪有点懵,不知道曹砚突然这么好心地把她叫来这里干什么。

    她除了玩玩手游,其他的都不会啊。

    她吱唔两声,“我就……看看手办,可以吗?”

    曹砚不理她,拿起一根球杆送到她手里,“你不是挺会玩的嘛,客气什么?来。”

    来个头,奚溪默念。

    然后来的时候也就发现了,曹砚还是在整她。

    看着她姿势奇怪胡戳乱捣急躁得一个球都进不去,他看起来心情格外好。

    曹砚不是周迟,他才不会教她带她,纯粹就喜欢看她出糗。

    奚溪一边跟他玩,一边在心里骂了他一百遍:

    “幼稚!”

    “小气!”

    “坏到死!”

    奚溪默默地忍他,忍到最后居然忍进了一个球。

    看到球滚进洞口后,奚溪先是愣了一下,大概是没想到。然后反应过来,她突然跳起来尖叫了一声,叫完得意地问曹砚:“进了进了,看到没有?看到没有?!”

    曹砚看着她这个样子,想到昨晚夜里,她尖叫了一声之后叫了一万遍“小哥哥”不止,大概也是这么叫的。

    她以前也会叫他砚哥哥,但他觉得娇嗲嗲的听起来特别恶心难受,后来就让她不准再那么叫。

    之后,她也就没再叫过。

    曹砚拿着巧粉摩擦着球杆头,磨几下放下巧粉,把球杆对准白球,“贝奚溪,你是不是见谁都叫哥哥?”

    奚溪沉浸在自己进了球的高兴里,不知道他问这话什么意思,“为什么这么问?”

    曹砚打进了一个球,俯身继续下一个,“昨晚叫得很开心嘛,小哥哥小哥哥,叫了一夜。”

    奚溪愣了一下,突然警惕起来:“你……装了窃听?”

    正经的别墅,房间与房间之间的隔断都是实墙,和快捷酒店的隔板墙可不一样,这么不隔音的嘛?

    曹砚哼一声,“我吃饱了撑的,窃听你?”

    装!

    不是她故意那么大的声音,就为了引起他的注意故意让他睡不着?

    而奚溪想想,觉得曹砚确实不会窃听她。

    不是窃听,那就是她声音真的有点大了,她戴耳机可能没感觉。

    大就大吧,以后她小点声就行了,然后她一本正经解释:“也不是什么人都叫小哥哥,得很厉害,才叫小哥哥。”

    球装从球洞边缘撞过去,球没进,又是比较不明显的一次让球。

    曹砚直起身子来,看向她,“我记得你以前不喜欢玩游戏,也最讨厌别人玩游戏,现在怎么了?”

    奚溪看他动起脑子,只好顺着他的思路,“这不是为了和你培养共同兴趣爱好吗?”

    本来这种讨好的话从贝奚溪嘴里说出来,曹砚基本都是嗤之以鼻,因为能很明显地感受到贝奚溪就是在讨好他赖着他。而现在这话从贝奚溪嘴里说出来,怎么就那么像在敷衍他呢?

    虽然像在敷衍他,但也很像事实,他甚至觉得听起来有点顺耳。

    但谱还是要摆的,他看着奚溪拿着球杆趴下身子,突然说:“以后让我高兴一点,我可以勉为其难抽点时间辅导辅导你,带着你混。”

章节目录

佛系娇气包[穿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舒书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舒书书并收藏佛系娇气包[穿书]。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