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全本免费小说

最快更新官场先锋 !

    白钰道:“关苓现在的情况是什么?肖晓诚抽调到创文指挥部,区区党员积极分子培训班都搞不定了,这样的情况是不是很可怕?说明组织部内部找不出与肖晓诚同型号的螺丝钉。我再说句乌鸦嘴的话,万一肖晓诚出了车祸、得了重病、突然被**,***组织部是不是要瘫痪?”

    “不会不会不会,”欧学明赶紧辩白道,“其实……怎么说呢,***分工基本就是这样,很少愿意临时接手别的领导主管工作,能推则推因此造成……今后要强化全局一盘棋思想,不能存在看好自家一亩三分地就高枕无忧的本位主义。”

    “再则把肖晓诚这些螺丝钉抽调到创文指挥部,又组合不起来精密高效的机器了,简直一盘散沙!”白钰道,“又反映什么问题?说明肖晓诚等人在一个单位部门万年不动,一旦离开就不会工作了!公务员管理条例里面明确要求的交流制度呢?组织部门就不带头实施,怎么要求别的单位部门?!”

    没想到从肖晓诚停职蔓延到组织部干部交流制度执行不到位问题,欧学明头都大了,又辩解道:

    “每年我们也有一定比例的交流名额,就是……就是动作不够大,与省市两级组织部门要求有差距,今后肯定要加大交流比例,拓宽交流渠道,增强干部任用机制的流动性和灵活性。”

    招呼没打成,还受了一肚子气,欧学明离开时脸都黑了。

    当晚人民路从东到西灯火通明,机器声轰隆隆彻夜不停,王作宁、马昊亲自督阵下的创文指挥部发动了两百多名机关人员,围绕白钰所说的三项工作全线投入战斗。

    不再反复纠缠、讨论补偿价格,按城建和规划提供的地图、资料、数据,凡违章建筑一律拆除;拆除过程出现阻挠、暴力抗拆、扬言同归于尽者,一律抓捕;个别情况、特殊情况先拆后补偿。

    王作宁和马昊都是外地干部,面对错综复杂的历史纠葛和地方势力重重关系反而没那么多顾忌,手一挥拆了再说!

    私接乱拉的管道线路,不管什么来头,不管涉及哪个单位部门,一律“咔咔咔”剪断截断,连夜扒开地下管道分段填埋测试确保第二天恢复正常。

    交管部门则连夜勘测、施工早就提上日程的增设红绿灯,封堵人行路护栏缺口——以前留缺口号称是便民措施,实际运作中发现缺口的存在增加了交道拥堵程度,甚至交通事故率都有明显上升。因为行人、电动车总络绎不绝,带着“行人优先”思想根本无视汽车的等待,有性子急的还跟正在行驶中的汽车抢道,可跑得再快哪有四个轮子快?屡屡酿成不该发生的惨剧。

    封堵所有护栏缺口,让行人、电动车等归集到十字路口接受红绿灯管理,就这样一个简易可行的交通管制方案,整整搁了七年都无法诸之实施!

    列举的理由起码上百条,每条都很真诚地站在“便民”立场,可每天交通堵塞、交通事故不断,到底便民还是害民?

    说穿了还是两个字:利益。

    护栏缺口一旦封闭,损失最大的就是位于缺口附近的商铺,客流量将会断崖式下降!

    话说那些缺口岂是随便扒开?在哪个区域扒,扒几个缺口都有讲究的。比如阎彪旗下的怡乐歌舞厅前护栏必定有缺口,以方便客人出入。

    再比如税务局、国资委等强力单位门前必定有缺口,免得让领导们、纳税大户、开发商工程商们绕路,坏了心情。

    还有沿途商业小区,规划建设时有关部门承诺扒个缺口保证业方自由出入,楼盘广告也是卖点之一,倘若贸然封堵有失信之嫌。

    如今白钰处于强势地位,站在卫生文明城市创建高度统一要求,又杀了肖晓诚祭旗,真是一声令下莫敢不从,一夜之间人民路所有护栏缺口全部封闭到位,纵使阎彪也捏着鼻子屁都不敢放半个。

    受大环境影响怡乐歌舞厅生意已明显萧条,门前护栏缺口再封闭,生意起码又跌一两成,看着长蛇般路灯亮到尽头的人民路,阎彪阴沉着脸拨了个号:

    “事情办得怎样了?”

    “阎哥,已接触到这边的高层核心,他们也很想教训下姓白的,但越境行动非同小可,这边前段时间连打败仗损失比较大,士气低落,高层很犹豫能不能把劲鼓起来形成战斗力。还有,高层也怕关苓跟这边正府军合起伙来,万一两头夹击就惨了。”

    阎彪连忙道:“绝对不会,就说请相信我——凭多年生意方面合作,应该知道我真心想打通关苓山通道,让货物顺顺当当运进来。不妨给他们透个底,据关苓正府内部人士证明,近期没有军事活动迹象!”

    “我反复说过,这边高层摸不清哈尼山寨搬迁进展,担心普通寨民撤了可山寨民兵武装没撤。山寨防御工整坚固,易守难攻,他们怕跟上次一样久攻不下之后被边防军从侧面偷袭,又会大败而归……阎哥,我看出来了,自由摩落那些家伙既想打又怕打,实在因为打了大半年败仗,一点斗志都没有。”

    阎彪道:“我手下打探消息的,还有正府部门得到的内部消息,都确认搬迁已完成三分之二以上,剩下坚决不肯搬的只要是老弱病残……上月底每周固定发往哈尼山寨的生命供应马队已停止进山,改为寨子自发成立的小组送粮食蔬菜和淡水。没得吃没得喝,民兵武装呆在寨子里打鬼啊?都随同家里人搬到民俗村享福去了!”

    “明白阎哥的意思……等有机会接触再劝劝他们,阎哥,他们不是不信任您,而是不是信任您的情报,总觉得我们这边没打过仗,不懂军事情报的重要性。”

    “屁!”阎彪轻蔑道,“他们懂还不是接连吃败仗?正府内部数据不可能错!”

    “阎哥,我想我们最好想个办法消除他们的疑虑,不然很难下决心……打这样一场仗需要九成以上把握,否则的话得不到自由摩落高层一致同意。”

    深思良久,阎彪道: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请那边派出个情报员过来,我有把握让他混进哈尼山寨实地打探他们所需要的军事情报!”

    “可以可以,阎总高明!”

    两天后,正府办打电话给宣传部,说颂丰官方派了位负责少数民族事务的秘书阿披实先生前来学习哈尼山寨整体搬迁工作,请配合接待并全程陪同。

    历来关苓与颂丰官方来往还算密切,特别在农业、农副产业等方面有着深入而广泛的合作。作为边境城市颂丰深受辖区内民族冲突、宗教信仰等问题所苦,之前也专程前来参观考察过,因此宣传部习以为常。

    哈尼山寨整体搬迁是由民正部门具体负责,王作宁觉得应该由民正局方面做介绍,便给尹冬梅打了电话。

    尹冬梅正在主持召开全民免费接种疫苗的阶段性总结大会,起初没在意随口安排民正局夏副局长参与接待,无非去趟哈尼村(民俗村),再到哈尼山寨走走。

    回到座位听了会儿汇报,思绪又飘到哈尼山寨整体搬迁,脑海里突然想起上次向白钰汇报时,他高深莫测说的那句“有些工作需要做在前面,有些事提前谋划但未必会发生,毕竟里面变数很大”,顿时冒出几个问号。

    捱到会议结束,她匆匆来到白钰办公室三言两语汇报了阿披实前来参观学习的事。

    本以为告知一下就行了,不料白钰吃了一惊,急忙问道:“什么时候联系的?目前人在哪里?”

    赶紧打电话向夏副局长询问,阿披实正在宣传部、民正局相关领导陪同下参观哈尼村五百亩农田。

    “还好,”白钰轻轻吁了口气,低声道,“关照民正局老夏设法拖延至少四十分钟再前往哈尼山寨,而且要保密,不准告诉任何人!”

    尹冬梅眼珠一转,举着手机道:“老夏,你们在村里多转转,我有时间就赶过去一起陪同阿披实先生,待会儿联系。”

    轻轻一句话便将主动权掌握在她手里,副***打算亲自接待,老夏他们等两小时也得等啊,又不存在保密问题。

    四十分钟后就说县里有别的事,叫老夏他们自行安排就行了。

    白钰低头发完短信赞赏地看了她一眼,道:“冬梅***久炼成钢,现在愈发老练了。”

    “都说了就咱俩的时候别这么正式,叫我‘冬梅’就行。”

    “那怎么可以,还……还是正式些好。”

    “咦,我还以为我们之间有一点点超过同志关系的私人情谊。”尹冬梅似笑非笑道。

    白钰知她影射东山沟那次未遂的一扑,不禁老脸一红,讪讪道:“不好意思,见笑了见笑了。”

    “没事儿,以前我遭遇过更危险的情况,也应付过来了。”她笑得更促狭。

    说得他好像色中饿鬼似的,真是一招不慎缚手缚脚。白钰仰头喝茶掩饰窘态,却被呛了一口,涨红脸猛咳不止。

    公.中.号搜:亭.外下.雨的文学屋,更多官场文章

    尹冬梅耐心地等他手忙脚乱地咳完,收敛笑容问:“现在,您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对外面的人参观哈尼山寨如此重视?”

章节目录

官场先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岑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岑寨散人并收藏官场先锋。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