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全本免费小说

    你居然能看到被选中的人才能看到的这句话?太了不起了!这是防盗  宋妈妈观察报告

    *

    夜里九点半, 二楼寝区,金刚狼的房间。

    纱帘吹拂, 明亮的路灯把影子映衬得碎碎索索。

    宋欣艰难地把电话挂了, 临挂电话前一秒宋妈妈还在叮嘱宋欣不要惹事, 不要搞事, 说话前过脑子,平时和同事处好关系。

    宋欣脑阔痛,捂着头对电话那头道:“好、好——妈妈我先挂了。我这里不方便, 我等会回到住的地方了再和你讲……”

    宋妈妈气道:“你这个熊孩子!好几个月不给妈妈打电话, 下次超过两个星期不给我打电话你试试……”

    宋欣:“我错了!我错了——”

    然后宋欣迅速挂了电话,挫败地捂住了头。

    夜风习习,罗根憋着笑问:“怎么了?”

    宋欣绝望地道:“——我、我快不能呼吸了……人二十五岁不结婚难道就要被杀么,我做错了什么,我今年二十二, 居然给我找了三、三个——”

    罗根:“嗯?”

    宋欣一凛, 正色道:“没什么,什么都没发生, 她给我寄了三个白菜。”

    罗根教育她:“小朋友,相亲没什么好羞耻。”

    宋欣:“……”

    宋欣想冲出去自挂东南枝。

    -

    金刚狼罗根活了近三百年, 认识个几国语言自然不在话下, 宋欣知道自己接的这电话彻底羞耻play了, 只觉得这个夜晚实在是糟糕的不行。

    宋欣妈妈对宋欣那是没话说, 就是宋妈妈和宋欣一样心里都有一车翻车鱼, 宋欣的翻车鱼体现在‘戳她神经她就会死’, 宋妈妈的翻车鱼却体现在‘戳她一下她能有一千万种应对方式’上,凡事都得解决,不解决她睡不安稳。

    宋妈妈今年五十,从小就是说一不二的脾气,办事教书雷厉风行,相比之下宋爸爸就好说话好脾气得多,在这种环境下成长的宋欣脾气也相当像爸爸。

    亲妈说宋欣要去相亲,那想逃也逃不掉。

    宋欣挫败地告别了金刚狼,回房间窝着,心里觉得人生的倒霉实在是无穷尽,自己妈叮咚一声把三个约会日程表发到了自己的手机上,最近的一个居然是明天,地点是报社楼下拐角三百米的某家法国餐厅——连地点带三个男人的微信名片,考虑周全滴水不漏,宋欣看着那聊天记录只觉得要窒息了。

    二十五岁不结婚难道就要剖腹自尽吗,宋欣绝望地想,然后玛德琳推门走了进来。

    玛德琳喝的醉醺醺的,张狂道:“今晚遇到了长得非常帅的小哥!”

    宋欣憋闷地说:“你泡到了?”

    “没有!”玛德琳像个小酒鬼般大叫,“他一低头,我发现他头有点秃——”

    宋欣:“……”

    玛德琳醉醺醺、语序颠倒地说:”秃顶太可怕了!老是让我想起我那不成器的后爹,又秃头又爱喝酒……“

    玛德琳挣扎地说:“我继父是个神经病……他打我妈,我妈没有工作也没有钱。她被打了也不敢报警……也让我忍着,所以我忍了。我后爹还打我,我也忍着,可是后来他知道我是变种人之后把我扫地出门了……“

    玛德琳说着说着眼眶就发了红,她身上一股美国大学生派对里的廉价酒味,眼线被眼泪晕了,她哭着对宋欣道:“——可是我做错了什么呢?”

    宋欣吓了一跳,急忙从床上跳下去,赤脚跑过去扶着玛德琳到桌边坐着。

    玛德琳哭哭啼啼:“呜呜呜……为什么又是个秃顶……”

    宋欣心想这是重点吗——然而只能拼命地安抚:“不要秃顶,我们不要秃顶。”

    玛德琳痛哭流涕:“呜哇——”

    宋欣吓坏了,玛德琳在她面前一向潇洒又风趣,除了不洗衣服老堵马桶之外简直就是个模范室友,今晚泡了个吧,居然被秃顶男吓得哭得像个孩子。宋欣赶紧抽了纸巾给她擦眼泪,玛德琳悲愤痛哭着把眼泪往宋欣的胸口抹。

    宋欣伸手拍了拍玛德琳的脑袋,温柔地道:“不哭啦,乖。”

    她没有什么话语权,宋欣自幼家庭幸福,她如果出来安慰玛德琳,不仅没有说服力,还是在往玛德琳的胸口钉钉子。

    安慰一个人最有效的,从来都不是鸡汤,而是掀开疮疤告诉对方:我也很惨,你不是一个人。

    玛德琳呜咽着大哭:“——为、为什么啊……”

    “我本来觉得,有那种继父的日子虽然很糟糕,但也不是过不去……”玛德琳拼命地抹着眼泪,身上一股酒味,她把她清醒时绝不会说的话犹如倒豆子般倒了出来:“——可是他们连这种日子,都不让我过下去……我本来还有我妈,有个很糟糕却还能忍受的生活,现在我连这两个都没有了……为什么我会成为变种人呢?为什么?”

    -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生活,他们的生活各有各的苦涩,各有各的难念的那本经。

    宋欣有点难过地看着熟睡的玛德琳——那个十六岁的,花一样的小姑娘。

    她帮玛德琳认真卸了妆,喂了解酒汤又换了衣服,把她塞到了床上。宋欣想劝她不要难过,那不过是离开一个垃圾窝,可是话到了嘴边,她却说不出来了。

    ——不要用普世价值去衡量一个人的不幸,宋妈妈对宋欣这样说,人不幸是无法被衡量,也无法评判的。

    宋欣知道她说得对。宋欣不知道,也不理解玛德琳经历了什么,宋欣只是听了玛德琳的故事就感到非常非常地难过。

    变种人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存在?

    一个记者,又应该怎样去报道这个群体?

    宋欣只觉得自己还是太过年轻,她不知道答案。可是宋欣同样知道自己的时间还长,她有时间慢慢摸索。

    宋欣拧开台灯打开去霍格沃茨海外访问交流的日程表,日程表是铜版纸印刷的,上面印着个古旧的、看上去至少有千年历史的古堡,拉页上还有专业介绍。

    宋欣看着那专业介绍迟疑片刻,只觉得太玄幻了。

    ——变形学,教授米勒娃·麦格,格兰芬多院长,资深变形学教授,可能是欧洲大陆最好的变形学老师,出版有专著:《变形术:从入门到放弃》。

    宋欣:“……”

    宋欣翻出台历,在台历上圈了两周后的周五,用红马克笔在日期方框里加粗写了几个字:霍格沃茨。

    然后宋欣想了想,又笑了起来,在小方框旁边画了一只丑丑的金刚狼。

    紧接着她的手机恰到好处地一震,宋妈妈发了一条微信,方块字一个个地都十分坚决:明天纽约时间晚上七点,拉萨路餐厅,不准耍滑头。你去是一回事,喜不喜欢是另一回事!

    宋欣颤抖着回微信:妈妈,我两个星期后要出差……

    宋妈妈:那就这两个星期相完。

    然后宋欣沉默片刻,在台历上圈了明天的日期,大义凛然地写下了两个大字:相亲。

    周日下午,窗外暴雨倾盆,天穹之上雨雾虬结,豆大的雨滴噼里啪啦地砸在了玻璃窗上。

    德拉科高贵道:“我叫德拉科·马尔福。”

    宋欣闻言战战兢兢地说:“我叫宋欣,是个……是个在死线前疯狂爬格子的。”

    德拉科·马尔福鼻子哼了一声:“爬格子?”

    宋欣生怕说了哪句话触怒了德拉科,眼神瞄着他掖着魔杖的裤子口袋,心里想被塞袜子实在是太痛苦了。

    德拉科不自然道:“你也别想多了,我就是受人所托来跑腿而已。来的时候记起你还没法说话,就来给你把这个恶咒解了。”

    宋欣十分恐惧:“……哦,哦!”

    然后宋欣又奇怪地问:“你们到底是来做什么?”

    “这个问题吧——”德拉科略一思索,反问:“你觉得,我们巫师奇怪吗?”

    宋欣说:“还……还好吧,反正和我们一样,都是怪胎。”

    德拉科循循善诱:“那你觉得我们可怕吗?”

    宋欣瞬间后退三步,斩钉截铁道:“可怕!”

    德拉科·马尔福:“……”

    德拉科难以理解地问:“……不能说话的伤害这么巨大吗?!”

    宋欣心塞地道:“你以为?!我今天早上中午都只喝了利乐装的牛奶!还差点被牛奶呛死……”

    德拉科大概被女人的怨气所震慑,顿了顿,有点嘴硬道:“——废物。”

    宋欣只装没听见,对德拉科反问:“你来我们学校是想入学吗?但是我们这个学校X基因没有觉醒的话是进不来的。”

    德拉科想了想:“我已经毕业了。”

    宋欣迷迷糊糊地道:“我连本科都毕业了,这不还是来上学了么?”

    德拉科:“……”

    德拉科悲悯地说:“你好可怜啊。”

    宋欣:“……”

    然后德拉科解释道:“我已经毕业了,三年前。学校的名字叫霍格沃茨。现在想要和你们学校寻求合作。”

    宋欣疑惑地问:“哦……哦?和我们合作?”

    德拉科复杂地说:“——因为这世上,只有你们和我们处境太相似了。”

    “巫师。中世纪的时候我们曾经有过一次短暂的暴露。”德拉科说:“那时候焚烧女巫和巫师的故事想必你也听说过不少。尽管有很多巫师躲过了这一劫,一部分巫师根本不会被火焰或者绞刑架伤害,但还是有更多的普通巫师在那时候被烧成了灰。”

    “直到我们出台了保密法,成立了事故处理总部,也是现在魔法部的魔法事故灾害司的前身——这种情况才有所改善。”德拉科叙述道:“是不是和你们的处境有点像?”

    宋欣:“……魔、魔法?”

    德拉科点了点头:“嗯。魔法。”

    宋欣诧异地问:“你告诉我这些,不怕我说出去吗?”

    德拉科说:“只要你不怕被当成神经病,大可以出去说——顺便说一下,美国的魔法国会也不是吃素的。”

    宋欣立刻捂住了嘴。

    德拉科:“……”

    德拉科愤怒道:“我从来没见过比你更没出息的人!”

    -

    窗外淅淅沥沥连连绵绵,滴滴不尽的是北美洲的落雨。天穹阴沉,宋欣拎着四个三明治回来的时候,无比怀念起了自己出租屋的厨房——毕竟是有厨房的。

    玛德琳难以置信地问:“你……你的扁桃体炎,这就好了?”

    宋欣郑重地点了点头,然后拿着三明治坐在桌旁,开始啃了起来。

    玛德琳的高中班似乎有作业,今晚她没有和男朋友视频,反而是坐在桌前,抓耳挠腮地做起了题。

    宋欣想起德拉科·马尔福的自我介绍,后背一阵发寒。宋欣以为对自己最恶劣的暴力就是给自己塞袜子,而马尔福那个混账就是第一个付诸实践的人。

章节目录

[综英美]霸道女主话太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星球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球酥并收藏[综英美]霸道女主话太多。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