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全本免费小说

    老婆带着儿?子和女儿?离开家后, 程闻疏坐下想了一会。

    不同意是觉得时风这么想抱走他儿?子,一定心存不轨。

    人?单独坐一会后,老婆孩子都不在身边, 空荡荡的, 程先生又冷静了下来, 想,他和他老婆连孩子都生两个?了,时风也已经成家, 他没必要非要抓着几年前的事情不放,时家是岳母的娘家, 断不开关?系, 不可?能和时风没有?交际。

    这次,是他的心胸太小了。

    这样一想后,程闻疏简单换上出?门的行头?, 抓起?外?套和车钥匙就要去找老婆和孩子。

    客厅桌上还放着女儿?喝水用的水壶, 最近小孩子非要用这个?喂, 才愿意多喝口水, 他老婆走得匆忙,忘了给女儿?带, 当爸的路过,也抓在了手中。

    去岳母家的路上,经过市区,程先生耍浪漫和道歉都已经驾轻就熟,看到一家花店,停下车, 就下去,给老婆捎带上一束花。

    店员包好后, 程闻疏摸向?身上,这才发现钱包和手机都忘在了家中,老婆孩子走后,他的一颗心也好像是就跟着她们走了,急匆匆地出?门,心思全在去找老婆孩子上,都没意识到身上少带了东西。

    程闻疏失笑?对自己表示无?奈,真是年纪越大,越离不了妻子孩子,正打算道歉退掉,听到身后有?人?唤道:“闻疏。”

    他微侧半个?身子,回头?,看到了陆叙。

    陆叙对他淡淡笑?了一下,走过来,将手中的卡递向?店员,对店员道:“刷这个?。”

    店员收了卡拿去付款时,陆叙收手,抬眸,对男人?道:“刚好路过,看着你进来,等在外?面原想和你打声招呼,却?见你迟迟不出?来,便进来看看。”

    随着年龄的增长,再加上家庭的幸福美满,使男人?的内心不由的柔软充盈,再看万物百态都会带上一份平和与宽容,程闻疏的心胸越发的开阔,外?界道他薄情,其实相较于刚接手成寰时期的雷厉风行,他近几年对待很?多事物已经多有?包容。

    再看之前年少时的情敌,程总也已经是无?谓的心态,妻子身心都是他的,儿?女成双,作为赢家,男人?之间的计较便没了。今日时风的事情,妻子告诉他的太突然,当丈夫和父亲的,一时将人?朝最坏的地方想,他本?该像对待陆叙这般,心胸宽阔一些的。

    几年前,成寰承包建造东江市的中心城市广场,建筑师聘请了陆叙,由陆叙做了规划设计,现在已经成了东江市标志性的建筑。又由楚越组了两次局,两个?男人?之间恢复正常的关?系,平时像这样遇见,也会淡淡点头?颔首。

    程闻疏对于陆叙的好意,承下,道谢,两个?男人?一同朝外?走。

    出?了花店,到他车旁,陆叙停下,问他:“晚上有?个?局,有?空一起?去喝几杯吗?”

    程闻疏拉开车门,将花放进去,淡声拒绝:“不了。”

    他这几年只偶有?酒局,一只手都数得过来,身居高位,已经不需要他亲自参与到饭局上的生意场,东江圈内,也都知道有?关?他的一条不成文的规定,他不喜酒局。前几年,只关?系不错的邀请,去过几次,望望出?生后,小女儿?闻到一点酒气就会脸红烫,有?轻微的酒精过敏,程闻疏就彻底的滴酒不沾。

    却?听一旁传来一声高亢的声音:“程总!”

    程闻疏闻声看过去,只见急步过来一人?,脸上热切,走到跟前后,向?程闻疏伸手,道:“程总,好久不见。”

    程闻疏微一敛眸,不太认识来人?,陆叙微动,向?程闻疏介绍:“我岳丈,周千生。”

    提到这个?名字,程闻疏有?一点印象,不同于程家在东江市有?百年底蕴,这位周先生是近几年做海航运输突然发家,泽泽出?生那一年,周千生在东江市还无?名无?籍。

    程闻疏听楚越提过,陆叙最近一年是有?一个?固定女友,快要走到谈婚论嫁那一步,只是不知,是这位周千生的女儿?。

    程闻疏礼貌颔首,伸手交握道:“周总。”

    只见这位周千生也是大咧、不懂客气的做派,握着手时便道:“程总,今晚这么巧碰上,不如一起?去喝一杯?”

    程闻疏松手,回道:“抱歉,近两年就将酒戒了。”

    周千生微一诧异,道一句:“程总年纪轻轻,如此自律,让人?佩服。”

    “果然久闻不如一见,”周千生话音一转,露出?老练的笑?容,“那今晚不喝酒,我坐庄,程总给周某一个?面子,一起?吃顿饭?”

    “刚才还听我的女婿说,”周千生看向?陆叙一眼,“他和程总您还是高中老同学,要是我一个?人?的面子不够,加上我女婿的,程总总该给了吧?”

    说着竟擅自关?上旁边座驾的车门,宽厚的身躯挡在车门处,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程闻疏淡声道:“下次。”

    周千生一笑?,“不知道程总下次会是什?么时候。”

    又道:“都知道程总难约,今天既然这么巧的遇上,我不要这张老脸,也不想将程总放了。”

    程闻疏眉头?一皱,明白今晚小人?难缠,多说无?用。

    一挡一站,过了半分钟,成熟沉稳的男人?终于动身,周千生朗声一笑?。

    到餐厅门口,程闻疏抬眼看一眼招牌,进门之际,陆叙只用二人?能听到的声音,对男人?歉意道:“抱歉,我这个?准岳丈喜爱交际,给你添了麻烦。”

    程闻疏微一沉目,听到周千生进了餐厅,便对一旁的一位侍者?,道:“你们楚老板今晚在吗?叫来一起?。”

    还未进包厢,正走在走廊,就见楚越从一头?走过来,叫一声“周总”后,注意到一个?瞩目的人?,惊讶称呼道:“疏哥。”

    周千生对楚越道:“楚老板,我是不是给你拉来一位稀客?”

    楚越已经注意到程闻疏神色上的冷淡不悦,心里清楚陈千生的性子,这位暴发户是餐厅最近半年的常客,知道他和程闻疏有?一些交际,每次来必要让他叫程闻疏过来,好歹也是陆叙的岳丈,楚越给了几分面子,几次都是婉拒推脱,已经猜到,大概是路上碰上,人?难缠。

    临进包厢前,程闻疏看向?楚越,楚越停下几步,落在后面,到程闻疏身旁,问道:“怎么了?疏哥。”

    程闻疏微抬眸,扫一眼前几个?人?,为人?夫为人?父后,多了顾虑,身上早就没有?了年轻时凌厉的棱角,做事情会给人?留一分底线,不逼至绝路,不与人?交恶。

    他收回目光,微偏头?,低声交代?楚越:“在手机上和你嫂子说一声,我半个?小时后去接她和泽泽望望。”

    楚越闻言有?些惊讶,但已到包厢,没多问什?么,点头?应下。

    坐进包厢,今晚不止有?陈千生,还有?几个?,一个?一个?递向?程闻疏的名片,上面都是什?么总,一堆名头?小的公?司,这些人?以周千生为首,程闻疏听着耳旁不绝的恭维话,却?没太有?心思应付。没点酒,上菜之前,一桌上人?有?一多半的人?都是瘾君子,周千生拿出?来一盒雪茄,先递向?一旁程闻疏,他看一眼便拒绝了。

    周千生又分向?四周。

    陆叙坐在程闻疏另一旁,指间摩挲一支雪茄,朝他这边偏头?,说道:“方才在门口听到你和楚越的对话。”

    陆叙猜测到,开玩笑?般地道:“怎么,你们这种模范夫妻也会争吵吗?”

    程闻疏无?声看向?他,陆叙低笑?一声,看着周千生起?身分烟,低声道:“连你们都逃不掉这种,倒叫我有?些开始担忧我的婚姻生活。”

    周千生一盒雪茄见底,又坐下,鼠目一瞧,见程闻疏是兴趣不高的样子,敲了一下桌子,对桌对面一人?大声问道:“还没来吗?”

    那人?对周千生道:“周叔,马上,马上就到门口!”

    程闻疏闻言,微凝眉,周千生立马对身旁人?露笑?道:“程总,菜上齐之前,先给您看点别的,您要是喜欢,今晚咱们就宾主尽欢。”

    话刚落,包厢外?响起?敲门声,楚越与程闻疏之间隔着三人?,人?坐到周千生的对面,听到动静,不悦提醒道:“周老板,别什?么都往餐厅带。”

    却?见那边包厢门已经推开,鱼贯而入六个?女孩,或高或矮,或小巧或匀称,都有?所不同,却?个?个?都年轻漂亮,进来以后,一字排开,站在了一群人?面前,楚越见状,看一眼程闻疏冷沉的脸色,人?站起?来,看向?周千生,道:“周老板,你什?么意思?将我这里当什?么了?”

    周千生却?理也不理楚越,讨好般地对身旁的人?道:“程总,都是20岁左右的年轻大学生,可?人?青涩,您要不要先挑两个?,陪您吃饭?”

    陆叙在一旁点上雪茄,唇间吐雾,轻声一笑?。

    六个?女孩闻声,知道谁是最重要的,六双眼眸看向?中间的那个?男人?。

    男人?背倚椅,面容英俊,相较于她们平时生活中会接触相处的那一类男大学生,他已经不算是非常年轻,眉眼间蕴藏的是独特沉稳的成熟。她们只陪酒不做其它的,但她们大多数日后的命运,都是被一个?客人?带走,这是她们走的捷径,认识一个?有?钱人?,成为他固定的情妇或情人?,日后也不是没有?飞上枝头?的可?能。

    点她们的其实大多年纪和这个?男人?差不多或比他还要大,像这包厢里的其他人?,这个?男人?与那些人?却?有?非常大的不同,他有?一张十分俊朗的面庞,年长她们十多岁,身上散发出?的成熟和深沉,正是会让年轻的小女孩深陷的特质。

    一个?想法已经在她们的心中心照不宣,其他人?要是只要她们一夜,她们会拒绝,但这个?男人?,就算只是一夜露水情缘,她们是会答应的。

    平常仗着漂亮,让这些油头?大肚的富豪也要哄着她们来,有?些傲然的女孩们此刻却?不由生出?期盼,他会挑她们六个?中的哪两个?陪?

    然而,翘首没等到男人?的青睐,下一刻,整个?包厢就慌作了一团。

    男人?多年,在外?已经练就的喜怒不言于色。楚越连看都没有?看清,就只见周千生连人?带椅子猛摔在了地上。

    周千生短短的一刻,根本?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倒在了地上,肚腹剧痛到睁不开眼睛,是被男人?抬腿狠厉踹了一脚。

    他趴在地上哎呦,听着耳边的闹乱,微微睁开一点眼眸,按着地的手边,他蜷缩的指边停着一双干净无?一丝尘埃的皮鞋,周千生顺着笔挺的西裤向?上看去,看到男人?极冷、淡漠的一张面庞。

    “周千生。”一张薄唇轻启,说出?来的话是寒的,“我今晚唯一犯的错误。”

    “就是对你脾气太好了。”

    “才叫你什?么都敢做到我的面前来。”

    程闻疏说完,微整衣摆,抬腿绕过倒在地上狼狈的人?,没有?给任何人?半分目光,出?了包厢,留下身后一室的凌乱,一桌子菜都没有?上齐。

    他一路要出?餐厅,没想其它的,踏出?包厢门的那一刻,就是想要去找老婆和孩子。

    身后这时有?人?追了上来,陆叙跟了出?来,终于在人?出?餐厅之前,追了上来,微按男人?的肩膀,道:“闻疏。”

    程闻疏停了下来,道:“还有?事?”

    陆叙松一口气,走到他的面前,两个?人?面对面,停在一扇落地窗前,他露出?温和的笑?容,说:“我替我岳丈向?你道一声歉。”

    陆叙微一停顿,和善向?程闻疏解释道:“你也知道我岳丈发家的晚,人?就算跟上上流的步伐,但还是改变不了骨子里的下流和粗鲁。”

    “我岳丈的心目中,男人?有?钱就应该多懂的享受,包括在身体上。”陆叙说,“他认为的男人?,都该是这个?样子。”

    说完这一句,陆叙看向?窗外?,似在无?奈地向?程闻疏吐露:“我和他女儿?前半年争吵过几次,还没结婚,我就烦了倦了。”

    “三个?月前一时意气用事,包养了一个?。倒真觉得找回了一些生活的新鲜感,”陆叙身上有?淡淡的雪茄味,转回头?,看向?程闻疏,失笑?说,“是不是听起?来很?渣,但其实,我岳丈和我女友都知道这件事,对他们来说,有?钱的男人?不可?能对一个?女人?保持一辈子的新鲜感……”

    正说着,又走过来一个?人?,陆叙朝程闻疏身后看了看,扬起?了一抹笑?。

    程闻疏听见身后有?道胆怯的音,唤:“先生。”

    “这是您掉下的袖扣吗?”

    陆叙唇边挂着笑?容,从年轻漂亮的女孩身上移开视线,平和低声询问程闻疏:“说点男人?之间的对话,你现在还在享受婚姻吗?”

    他靠近程闻疏一点,“ 你在包厢发火要是因为是碍于面子,现在就我们三个?人?,你今晚要是留下,我不会让第四个?人?知道。”

    程闻疏淡淡看向?陆叙,出?声:“你这是在做什?么?”

    陆叙一笑?,朝后撤回了身子,道:“别多想,我们这就是,朋友之间随便聊聊天。”

    “不是。”程闻疏说。

    程闻疏平淡揭露:“陆叙,你现在是,妄想企图将我变成和你一样的同一类人?。”

    “然后,你是不是就觉得自己可?以钻空子了?陆叙。”

    “你将我想成了什?么?”程闻疏淡声问,“得到了就不懂得珍惜的那一类人?吗?”

    两个?男人?对视。

    ”你错了,“程闻疏不是他,“你这样的,得不到的才会始终不平,得到了,反而才会不懂的珍惜。”

    也许是陆叙这几年始终太顺,从当年的穷小子变成了如今的资本?家,他那个?岳丈的东西早晚都会成为他的,人?现在活得安逸顺利,之前得不到的一些,又重新在他心中泛起?念头?和不平。

    程闻疏道:“对我来说,等待、费心得到一件珍宝,我只会无?比的、更加的珍惜。”

    他两个?孩子的妈妈就是他的珍宝,随着年岁的增长,他好像更加的深爱他的妻子,身与心都在和她紧紧契合着,他们是战胜了天定的结合,对彼此的爱,也早也超越了皮相、时间和世俗,直到永远。

    身后的女孩有?一张美丽的脸庞,程闻疏连看都没有?回头?看,袖上少一颗袖扣,最后他只留了一句话:“扔了。”

    便抬腿离开。

    出?了餐厅,男人?看到不远处的一副场景,眉眼不由化为十分的温和。

    任时让怀中抱着小小的女儿?,小男孩站在身旁,依偎在妈妈的身上。看到他生命中至亲、至爱的这三个?人?,他的心都化了。

    程闻疏加快步伐,迎上去,一把从妻子怀中接过小女儿?,先凑到孩子妈唇边使劲亲了一口,又吻了吻女儿?的脸颊。

    任时让也看着他笑?。

    两个?人?早就忘了,之前还在冷战。

    望望凑到爸爸的怀里,打了一个?喷嚏,两只小手拍住爸爸的脸,奶音讲:“爸爸臭。”

    程闻疏心都软成了水,臭爸爸单手抱着女儿?,赶紧脱下身上沾烟味的外?套,拉开车门,丢进车中。

    望望的小胳膊抱上爸爸的脖子,程闻疏看到副驾驶座上的那一束花,然后拿了出?来,抱着女儿?直起?身后,扔在了一旁的垃圾桶里。

    任时让牵着儿?子,站在一旁,看到有?一点不解,程闻疏微弯唇角,先对老婆道:“让让,今晚我们回滨江住一晚吧。”

    儿?子出?生后,他们就搬离了滨江,没在市区住,任时让有?几年都没踏进只有?小夫妻俩、还没有?这两个?孩子时,住的那一所住所。

    泽泽和望望跟着他们折腾了一个?晚上,女儿?精神还很?好,儿?子已经困到站着都在点额头?,滨江的那所住处就在这一片,走过去用不了几分钟,任时让以为男人?是想让孩子们赶紧休息,才提出?今晚住到以前的住处。

    摸摸儿?子困呆呆的小脸,任时让答应了。

    夫妻俩心照不宣,女儿?又换到妈妈的怀中,程闻疏蹲下,将儿?子抱了起?来,小男孩找到爸爸的肩头?,就枕上脸,闭上了眼睛。

    那名女孩名字叫做莉莉,对自己的容貌自信,六个?人?中是最漂亮的那一个?,拿着捡到的袖扣,不顾包厢里的那一群还在等着她陪的丑肥男,毅然追了出?去,原本?以为这或许是她的一个?机会,也产生点男人?多看她一眼、因为这枚袖扣两个?人?说不定会有?后续的希翼。

    那个?英俊、备受他人?恭维,周千生被踹了后,都一句不敢对他言的男人?,却?连回头?都没有?回,他的最后一句,仿佛让她丢的不是袖扣,仿佛也当她是一种肮脏的垃圾。

    莉莉眼前还剩一位儒雅的男人?,此时,男人?偏头?正朝落地窗外?看,莉莉随他看去。

    看到了那个?在包厢里冷厉的男人?,怀中抱起?一个?小女孩,眉目间化出?了十分的柔情,他吻向?一个?女人?。

    亲完他放开,女人?的面庞露了出?来,莉莉看到,那是一张还十分年轻的面容,那么年轻,莉莉知道男人?大概已经成家了,妻子应该也是三十岁左右的年纪,可?现在看到,只觉得男人?的妻子还十分的小,二十多岁刚出?头?的样子,可?看她身旁手牵着的男孩,像是五、六岁了,怎么也不可?能是和她们一样大的。

    那张面容更会让人?注意到的,是她的美丽。美丽到什?么程度,会让人?不由被她吸引,万物的存在,都像是只在为她一个?人?添色。

    莉莉听到身旁男人?的一声极讽的话,“这样一看,跟她一比,你们确实只能称得上是垃圾。”

    如果,只是如果,最终得到任时让的不是程闻疏,是他陆叙,这辈子不是将就,他也许也会将她珍惜成唯一的一件珍宝,这样的人?愿意将世间最好的都送到她的面前。

    没开车,夫妻俩走着过去,泽泽已经趴在爸爸的肩头?睡着了,妹妹牵着哥哥的手,一家四口在一起?,程闻疏对亲亲老婆道:“老婆,我今晚忘了带钱包。”

    他说:“花是陆叙付的钱。”

    程闻疏现在必须要承认,即使已经成为了赢家,但任何对他两个?孩子的妈,还打主意的人?,根本?不可?能有?包容的胸怀。

    程闻疏主动说:“不谈他了。”

    任时让闻言,好奇问男人?:“你们关?系现在不是好一些了吗?”

    虽然现在三十多岁了,男人?承认,在其它方面心胸可?以宽广一点,老婆孩子是底线,他就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小气男人?,一辈子都不再想和陆叙有?交际,孩子都给他生两个?了,竟然还企图用卑鄙的手段,重新打起?对他孩子妈的主意,当孩子爸不存在的吗。

    程闻疏再次道:“不谈他。”

    对于另一个?人?,时风确实是过去式的,他勉强可?以宽容一些,想到这里,程闻疏对老婆道:“老婆,我错了,儿?子想去,我应该支持。”

    任时让看他一眼,轻笑?,也不和他卖关?子了,告诉他:“大哥家的麟麟也想去,大哥知道后,打算他,嫂子,和妈三个?人?带着两个?小孩子去。”

    “这样啊。”程闻疏不看老婆,讲,“大小舅舅其实都是一样的,泽泽跟哪个?都可?以。”

    “是吗?”

    两个?人?的声音随着风吹远。

    “我想了想,还是妈跟着好一些。”

    在滨江,没有?阿姨照顾,两个?孩子都睡着后,放在了他们的床上,夫妻俩分别在两旁,程闻疏躺在一侧,支肘看着自己的老婆孩子。

    任时让低头?,先轻轻吻一口身旁女儿?白净的脸蛋,又微起?身,怀抱着女儿?,过去亲了亲儿?子。

    再抬脸,就对上了男人?的目光。

    任时让坐起?来,双臂张开,朝男人?伸手。

    程闻疏心动,起?身,凑过来,一把将她抱了起?来。

    两个?孩子睡在身旁,夫妻俩坐在床尾,任时让面对面地坐在他的身上,两只腿缠在男人?的身后,胳膊懒懒挂在他的脖子上。

    程闻疏托着她的腰,两个?人?对视着,他低头?,紧紧搂着人?,落下吻来。

    炙热,程闻疏贴着任时让的唇瓣,抱着人?拍着背,轻晃着,道:“老婆,知道我今晚我为什?么会带你回滨江来住一晚吗?

    难道不是因为孩子吗?她迷惑,摇了摇头?,有?些心不在焉,对他的话还不太在意,一心觉得不够,抿了一下唇,没忍住,主动去咬了咬他的薄唇,程闻疏一顿,直接探舌,等亲到无?力,任时让唇角带着晶莹,先贴住他的脸,又歪在他的颈间轻轻喘息,姿势无?间无?隙。

    程闻疏在她的头?顶出?声,低声和她说着:“这是只有?我们两个?人?时住的地方。”

    “近期我一直都在打算着带你回来住一晚。”男人?低悦的声音在静谧的夜晚流淌着,“想要告诉你,即使我们现在有?了两个?孩子,但对我们两个?来说,最重要的还是彼此。”

    任时让闻言回道:“你和孩子一直以来对我来说都是最重要的。”

    程闻疏低头?,轻笑?,对她摇了摇头?,询问:“让让,老婆,你爱我,和爱儿?子女儿?,哪一个?更多一点?”

    任时让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问,回答他:“你们三个?当然是一样的。”

    程闻疏吻向?她的发顶,说:“不行,老婆,你要说,爱我要比他们多一点。”

    任时让轻轻笑?了出?来,问他:“你到底想说什?么?和儿?子女儿?还争起?了胜负欲。”

    程闻疏对她也笑?了一下,认真道:“老婆,我想说的是,对我来说,最重要的只有?一个?人?,只有?你一个?人?,让让。”

    他这是第一次在她的面前袒露这些,“我爱泽泽,也爱望望,但我爱他们的前提是,他们是你为我生的孩子。”

    男人?认真坦诚地告诉她:“我爱他们是建立在我爱你的基础上。”

    她从没有?听他和她讲过这一些,看着他认真的样子,微有?惊讶,听到他说:“让让,你要答应我。”

    “答应你什?么?”她跟着他问。

    他低头?,再次覆向?她的唇,“永远爱我要比孩子深一分。”

    第二天。

    下班后,吃过晚饭,泽泽在堆积木,任时让和阿姨一起?,帮后天就要出?门的泽泽收拾行李,待收拾好后,便出?了别墅,去外?面找程闻疏和女儿?。

    程闻疏正在院子里陪女儿?玩滑梯,任时让在一旁的秋千架上坐了下来,看着这一对父女。

    望望从出?生,就不如哥哥健壮,照顾得再好,一换季还是会有?点感冒,现在两岁半,会走会跑以后,当爸的,就在家中院子里给她弄了玩乐的设备,陪着她玩,多带着她动一动,增强一点免疫力。

    她看着陪女儿?玩的男人?,觉得他昨天晚上的话说得有?道理,他们才是会陪伴彼此一生的人?,该值得对方更多的爱与珍重。

    “老公?。”任时让出?声。

    “怎么了?”程闻疏在下面接住望望,问她。

    她弯唇角,说:“就是给泽泽收拾行李送他出?远门,想到了我们,想,等两个?孩子像这样,都再长大一点,我们夫妻俩以后也单独出?去。”

    他们这几年出?门总是带上泽泽。

    对于妹妹,是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两边都太稀罕她了,他们一打算去度假,两边老人?轮番蹲家中,说要帮他们看小宝贝。

    老人?想要这种天伦之乐,只能这样。

    再加上她太小,身体不太好,也不舍得将她带出?去。

    任时让打算着,再大点也带着女儿?玩几年,然后他们夫妻俩就单独出?去,享受他们的二人?世界。

    程闻疏听到后,看向?怀中的女儿?,道:“望望,快点给爸爸长大。”

    望望扎着和妈妈同款的丸子头?,摇脑袋道:“不要长大。”

    “为什?么?”程先生问女儿?。

    “爸爸会长胡子。”女儿?指着她老爸的脸道。

    好家伙,这小女儿?还是一个?实在鬼。临睡前,大汗淋漓一次之后,两具汗湿的身体贴在一起?,程闻疏面对面低头?亲着老婆道:“今天我竟觉得女儿?说的对,再过几年,等他们两个?长大了,他们的老爸我的年纪也大了。”

    程闻疏使劲在她的脸上到处亲,“瞧着我老婆这一张20岁出?头?的脸。”

    “到时候,我和宝贝你,是不是都要被人?称,老夫少妻了。”

    程闻疏看着老婆的脸蛋,直觉得焦虑,这么多年过去,他老婆一直都是万人?迷,24岁到26正好鲜嫩,27岁到30岁成熟鲜美。

    不陪她出?门,和婆婆出?门一趟都会被要联系方式,带哥哥妹妹出?去也会被要,问是不是单亲妈妈。

    怎么,就这么想,让孩子没有?父亲吗。

    只能尽量每次出?门都陪着,反而叫她很?烦。

    看着万人?迷老婆,再看看自己眼角的细纹,程总这几年越发焦虑,他是一个?没有?魅力的老男人?,今晚因为女儿?的一句话,抱着人?又陷入忧愁的焦虑中。

    任时让听了直想笑?,少点焦虑吧,程先生!

    其实很?多人?确实向?她讨教过保养的方式,连她都觉得自己这几年,每天都没有?烦恼,像是越活越年轻。

    任时让觉得,这并不归功于化妆和保养品,而是要归功于这个?男人?,归功于他对她的宠爱和类似于今晚这种无?尽的赞美。

    两天后,送了泽泽坐上飞机,和大舅舅和外?婆走了,儿?子在外?的第一天,到了地方以后,和这对爸妈通视频,小男孩刚下飞机就在对面掉眼泪。

    妈妈快心疼死了,还是程闻疏哄住了她去找儿?子的步伐。

    第二天就不哭了,第三天人?兴高采烈去看火箭发射,当爸妈的都松了一口气。

    同一天,他们带着小女儿?,回了一趟东江中学。

    现在是11月初,今年东江中学办了建校85周年的校庆,距离他们在东江中学上学那一年,已经过去了整整15年。

    现在的校长有?对程闻疏发出?邀请,请他为校演讲,他婉拒了,只想这一天只属于他的老婆,带着妻子和孩子,来他们最初相遇的地方低调安静地走一走、看一看。

    可?事与愿违,小夫妻俩这一天的一举一动,都受人?关?注着,当天校方最大的校友群,热闹非凡,被这一对颜值颇高、近几年以来最出?名的一对同校夫妻的消息刷屏。

    远在一千多公?里的一个?小地方,周媛今天给她的两个?女儿?做好中午饭,一个?一个?喂完,再哄去睡觉,然后她到厨房将碗碟刷了,再将孩子的衣服从家里边角捡起?来,扔进洗衣机,孩子的蜡笔和童话书扔得到处都是,她已经懒得捡,厨房都有?了油垢,她也懒得擦,没关?门的卧室,传来男人?的呼噜声,朝那看过去,能看到一张起?伏的胖肚子,她的丈夫还在呼呼大睡,晚上要上夜班,是个?货车司机。

    周媛想在沙发上躺一躺,路过一张镜子,在里面看到一个?面容憔悴,头?发凌乱,腰身肥胖粗大的女人?。

    她看了一眼这样的自己,眼睛眨也没眨,大字式地倚在沙发上,手机一直在往外?弹消息,一声一声地“叮叮叮”。

    她拿起?来看。东江中学的校庆,她也不记得谁将她拉到了一个?群里,好像是他们班的班长吧,还问她最近过的怎么样,还在东江吗,要不要回校看一看?

    东江。这个?地方六年没有?人?在她耳旁提醒过,那个?地方的人?和事都跟她断的一干二净,她有?时会产生一点怀疑,她真的在那个?地方生活过吗,总像是做了一个?幻想的梦,南柯一梦,梦醒了,像她从没有?她现在脚踩的这片小地方的土地上离开过。

    班长的问候,仿佛是一根线,将她和那个?国内繁华的大都市又连上了。叫她慢慢地想起?,是的,她在东江上完了高中和大学,还读了研究生,父母原本?在东江市最富裕的豪门程家工作。

    后来,她被判刑了,在里面待了三个?月,那个?人?的助理告诉她,不要怨恨其他人?,周媛,这些都是你自己咎由自取。

    再出?来后,她还想要回东江,她父母说她得了臆想症,听媒婆说媒,就让她嫁给一个?货车司机。周媛觉得是她父母疯了,她可?是上了大学上了研究生,她母亲就求她,不小心说漏的话是,人?家没嫌弃你是一个?疯子。

    她父母认为是她疯了。

    那个?男人?很?会哄人?,脸长得还不错,赚的钱愿意全部给她,周围人?全都说他老实能干,也许是从没有?人?对她这么用心过,很?快,他诱哄一次后,她就怀上了第一个?孩子。

    她不想嫁,却?没了办法。

    梦里面她即将要嫁给东江市最年轻英俊富有?的男人?,梦外?面,第一年她生了女儿?,第三年又生了一个?女儿?,要了她的男人?在婚后暴露本?性,虽然人?是老实,却?也懒散,非常没用,肚子和身躯日渐肥大,在两个?女儿?日复一日叫人?烦躁的哭声中,渐渐接受现状,她终于将那个?梦给忘了,成了一个?非常普通的人?。

    打开手机,群消息在往外?弹,说的是人?现在在哪哪哪,想去偶遇就快去。

    去偶遇谁?周媛想。

    就有?人?发出?来了一张照片。

    她定睛看去。男人?英俊如旧,成熟体面,臂弯抱着一个?小女孩,头?上绑了两条可?爱的辫子,身上穿着漂亮的衣裙,雪白干净的脸蛋,眉眼间能看出?男人?的影子,被高大英俊的男人?抱在怀中,俨然是全世界最漂亮的小公?主。

    周媛也有?女儿?,两个?,小女儿?很?少添新衣服,长得快,全捡姐姐的衣服穿,都随了她们的父亲,皮肤黄,微黑,脸上和穿的衣服从没有?干净过,到处乱跑乱画,把家里和她们自己身上每天都弄得脏成一团,她懒得管,无?力管。

    照片中,这对父女的身旁,还有?一个?女人?,挽着男人?的臂弯,一家三口依靠在一起?。周媛怀上头?一个?女儿?那一年,听说任时让生下来了一个?儿?子,两个?人?都生下了两个?孩子,周媛死盯着照片中女人?十分纤细的腰肢。

    任时让生得好,嫁得好,现在也过得好,嫁的男人?英俊,儿?女成双,她仍然美丽,一双手白嫩,一张脸无?瑕,仿佛这一生都没有?烦恼,再看她,婆婆和父母正逼着她要第三胎,再生个?男孩,每天都有?做不完的家务,女儿?不懂事,丈夫无?用,周媛心中那似乎可?以漫山的嫉妒终于在此刻彻底到达了顶峰。

    却?,也什?么都做不了,现实已经将她牢牢地困在一个?牢笼里,过着最普通的生活,普通得都叫周围的邻居记不住她的名字和长相。

    而千里之外?的东江市,任时让走到哪里都备受关?注。

    这,就是她们天差地别的人?生。

    群里又上传了一段视频。

    周媛点开看,看到是男人?,在三十多岁,已经不年轻的年纪,却?像个?十七八的少年似的,眼中有?着装不下的喜欢和爱意,当众对他的妻子告白:

    “她是我已经爱了半辈子的人?。”

    中午,程闻疏和任时让拒绝不了热情的邀请,参加了一个?小聚餐。

    他比她要大一届,两个?人?当时所在的班级,不同届的两个?班,因为夫妻俩,聚在了一家酒店聚餐。

    期间,这对夫妻坐在中间桌上,程闻疏的腿上坐着两个?人?的小女儿?。

    男人?正拿着水壶细心在给女儿?喂水喝,听到楚越站着,大声道:“大家大胆点,凡是高中对嫂子动过心的,再举下手,让疏哥看一看,嫂子当时的魅力有?多大。”

    满堂都在鼓掌,起?哄,男士一个?不落地全举手凑热闹,望望惊到忘记喝水,孩子妈也有?些吓住,真是…当着孩子爸的面,感谢大家的厚爱了。

    楚越转头?唤她:“嫂子。”

    他透露:“嫂子你可?不知道,高中,整个?班里,也就只剩下一个?疏哥,能对你没有?点心思。”

    “我还以为疏哥是唯一一个?能把持住的,没想到,就这一个?,到最后也栽在了嫂子你的手里。”

    任时让故意看看男人?,道一声:“是这样吗?孩子爸。”

    就见程闻疏放下给女儿?喂水的水壶,抬眸,扫向?四周,轻启唇,抱着自己的女儿?,又伸臂将妻子环在了怀中,向?众人?道:

    “她是我已经爱了半辈子的人?。”

    “假正经而已。”

    “或许不应该说,我是最后难逃对她动心的那一个?。”

    “而应该说,我是唯一如愿以偿的那一个?。”

    “早在高中,我就爱上了我的妻子。”

章节目录

成为总裁文里的女配千金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于条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条一并收藏成为总裁文里的女配千金后。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