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全本免费小说

    这几天经历的事情太多,两个人回家吃完饭后一起沉沉地睡了一觉。

    迟佳幼渐渐醒来,耳边若有若无地听到讲话的声音。

    她动了动身子。

    夏和光把怀里的人抱紧了些,声音更低,他一手拿着手机,一手轻轻地拍着她的背。

    迟佳幼迷糊中听到什么方家与夏家彻底闹翻,争夺股份,方明月又精神状况不好之类的。

    “怎么了?”刚睡醒的人说话带着自己都察觉不到的嗲。

    夏和光挂了电话,缩回被子里,把人完完全全抱进怀里,吻了她额头一下,“没事,继续睡。”

    “睡不着了。”迟佳幼清醒了些,也大概知道是什么事,不想再多费脑细胞在那些事上。

    迟佳幼脸贴着他胸膛蹭了蹭,不看时间也知道自己睡了很长时间,疲惫已经完全消失了。现在就只有一个感觉——饿。

    想吃锅贴、虾仁生煎包配紫菜蛋花粥。

    “睡不着了?”夏和光手把人往上提了提,捞起她一条腿挂在自己腰上,反问。

    “和光?”迟佳幼瞬间清醒了,也不饿了,甚至可以马上下床了。

    她立刻准备翻身,后背却被他牢牢抱住,夏和光从她额头吻起,渐渐往下,等迟佳幼再反应过来时,已经被他压到身下吻得头晕脑胀了。

    ......

    吴师傅在夏和光的名字完全在热搜上消失的时候,给他打电话问什么时候回去训练。

    夏和光当天下午就回去了。

    吴师傅见到他,脸上却带着愧疚,顾左右而言他地问:“迟丫头呢?怎么不一起过来?她也该锻炼锻炼,身体太差了!”

    一被吓到就晕倒怎么能行。

    他走的时候,她都还沉睡着,夏和光脸上浮现一丝羞赧,“她最近就不过来了,在家工作。”

    “哦...那倒也是,工作重要。”吴师傅不知该说什么了。

    “师傅,我们开始训练吧,不过这周末我申请休两天。”有一件非常非常重要的事需要做,还要和幼幼去F市以男朋友的身份请她的朋友们吃饭。

    小夏还肯叫他师傅,吴师傅偏了下头,没让他看见眼底的情绪,再回头时态度已经和以前一样,

    “才休息了几天,又想休息,还要不要锻炼了!”

    “报告师傅,要!”夏和光站直身子应了一声,然后才带着笑意说:“申请休息是为了求婚,还有...见女朋友的朋友们!”

    人生大事,那可比训练重要多了,从来把训练当第一的吴师傅头一回请假这么爽快,“好好表现,早去早回!”

    “是!”

    ......

    因为热搜那些事,迟佳幼那段时间都没有码字。

    欠了一堆账。

    夏和光直接曝光了恋情。网站上来了一堆粉丝和吃瓜路人,纷纷在评论里表示自己是因瓜而来,看了她的文章很喜欢,催她快点儿更。

    再加上之前催更的一大波读者...迟佳幼都不敢多看评论。

    夏和光这次去基地训练,她便没有跟去酒店,而是在家专心工作。

    以为她早就睡了,夏和光轻手轻脚开门才发现一小时前与他聊视频说自己马上就要睡了的人,现在还在客厅里对着电脑戴着耳机工作。

    连他进门都没有发现。

    夏和光把手里的盒子迅速揣进外套兜里。

    站在门口给她发微信:

    【睡着了没?】

    电脑右下角闪了闪,迟佳幼点开图标,和光不是早就该休息了吗?

    迟佳幼:【你怎么还没睡!】训练那么辛苦。

    夏和光:【因为我回家了。】

    回...回家?码字码多了脑袋有点儿胀,迟佳幼反应了一会儿才往门口看,夏和光正抱臂站在门口,一脸无奈地看着她。

    “和光?!”迟佳幼惊喜地叫他,然后飞快地冲到他面前抱住他。

    “你怎么回来了!”

    “我请了两天假。”夏和光也伸手回抱住她。

    “嗷~”迟佳幼把脸埋在他胸口,做了次深呼吸,他身上好闻的木质香味,让她脑袋里因为高强度工作紧绷着的弦都放松了下来。

    “不是早就给我说要睡了么。”夏和光低头,怀里的人正笑眯眯地看着他。

    两个人自在一起后,就没分开过。

    短短几天也觉得长。

    本来还想教训她几句,看着她满足的表情,夏和光也勾起嘴角,“乖乖去关电脑休息。”

    “嗯!我去把今天的更新发了。”

    ......

    在迟佳幼处理更新的时间里,夏和光很快地洗完战斗澡,上了床。

    他靠着床头,环视卧室。

    窗帘被换成了白色,上面绣着浅黄色的小雏菊,随着窗外的夜风轻轻摆动。

    幼幼平时喜欢光脚踩在地上,地上被铺了一层厚厚的米色毛毯。

    墙边还放了个不小的泰迪熊玩偶,和一张淡黄色小方桌,因为她有时候喜欢坐在毛毯上,靠着玩偶码字。

    天气渐冷,床单也换成了夏和光从没见过的绒绒被面,让人上了床就不想起床。

    床头柜上还放着他们都保存着的,高中时候被人偷拍的那张照片。

    整个房间里,处处都是她的心思。

    迟佳幼关了电脑回卧室,看到他靠着床头,一脸陷入幸福沉思中的样子,“在想什么?”

    “没想什么,在觉得很幸福。”夏和光对着她笑。

    迟佳幼扑上床,才发现哪里没对,“你今天怎么换边了?”

    以前都是她睡左边的。

    没想到她那么敏锐,夏和光不自在地动了动身子,“我觉得...偶尔换个方向睡挺好的。”

    迟佳幼有些不习惯地掀开被子,躺进去。

    被子被她加厚了一层,被套又是她专门买的带绒的,再加上他在里面待了一会儿,整个被窝里都暖哄哄地带着香气,迟佳幼满足地吸了口气,抱着好几天没抱过的人,就要闭眼。

    夏和光拍拍她的肩,叫她。

    “怎么了?”迟佳幼已经有些困了,这几天每天写很多,一上床困意就挡不住。

    夏和光吞了口口水。

    安静的卧室内,发出清晰的“咕咚”一声。

    迟佳幼本来眼睛都快闭上了,听到这个声音,狐疑地睁开眼看向他,“怎么了?”

    然后看到夏和光脸有点儿泛红,很紧张地看着她。

    迟佳幼清醒了些,和光的样子不太对,有些反常。又忽然想起吴师傅那儿是最不好请假的,他怎么就忽然请了两天假?

    迟佳幼从被窝里伸出手,放在他额头上试温度。

    没试出来又把手往自己额头上放,温度没有相差多少,应该没发烧。

    他又不说话,“哪里不舒服么?”她继续问。

    夏和光摇摇头,不知道从哪儿变了个盒子出来,递到她面前。

    送礼物干嘛这么紧张,迟佳幼猜也猜得到里面是什么,之前他送过她几次项链手链之类的,都是这个牌子的。

    迟佳幼接过来,隐隐觉得哪里没对,但高强度工作让脑袋有点懵。

    她准备打开看一眼就睡。

    没想到里面是一枚钻戒。

    黄豆大小的圆形主钻,纤细戒臂上由小到大镶嵌着碎钻。

    在台灯光线下,钻石散发出璀璨火彩。

    迟佳幼彻底清醒了,却不知作何反应,眨巴着眼看着他。

    两个人就这么面对面躺着。

    “迟佳幼,”夏和光清了清嗓子,很正式地叫她名字,他声音很轻,又有点儿沙哑,“我满二十二岁,你满二十岁了,我们都已经到法定结婚年纪了。”

    “我赚的钱不算特别多,但养活我们俩绰绰有余,再养几个小孩应该也没有问题。长相,”他原本还有些紧张,说到这里自豪地挑了下眉,“很符合你的审美。”

    在他说到前面的时候,迟佳幼脑中还一片空白,说到符合审美那里,迟佳幼忽然有点儿想笑,也没有憋着,抿起嘴角,对他点点头表示赞同。

    “所以你要不要嫁给我?”

    其实他准备了很多,很正式的求婚词。

    也没想到自己是躺在床上求婚的。

    他原本想的是,等明天白天或是多久,在她面前,单膝跪下,像王子对公主那样,说着正式严肃的求婚词,向她求婚。

    进卧室的时候也很快地把钻戒藏在了床头柜里。

    因为床头柜在左边,不自觉睡到离钻戒更近的一边,完全忘记了自己平时睡右边。

    然后就看着卧室发呆。

    想了好多好多,想到他和她一起,慢慢把他很多年里都冰冷冷的房间,一点点改变成现在的温馨样子。

    想到与她在一起后,他原本如这房间一般黑暗冰冷的世界开始被照亮,渐渐变得温暖明亮。

    然后不知怎么的,手就伸向床头柜,把钻戒拿了出来。

    向她求婚。

    那些早就背过不知道几百遍求婚誓词,一句都想不起来了。

    脑袋里就只有简单粗暴的几句话。

    他们到法定结婚年龄了,他有钱也长得帅,问她要不要嫁给他。

    迟佳幼还没回答。

    夏和光额头上渐渐冒出汗珠,开始逼自己疯狂回想背过几百遍的求婚词。

    他对刚刚自己的表现有点儿失望,怎么就自己控制不住自己,这么快就拿出钻戒求婚了呢。

    换个正式的求婚词她会不会答应?还是,他现在立刻下床单膝跪下?

    可他穿着睡衣,又很不正式。

    都能倒背如流的求婚誓词,现在又一句都想不起来。

    迟佳幼其实是有些懵的,她知道他们结婚是早晚的事,以为以他的性格,他们就某天聊起这件事,然后去领证就好。

    没想到他会去买钻戒,会求婚。

    求婚词和求婚方式都不像是他的风格,但又是他本身的风格。

    夏和光捏着钻戒盒的手越来越紧,做什么事都游刃有余的人此刻紧张得不像话。

    不知道该说什么不知道该做什么,只能直直地像傻瓜一样盯着她。

    他们到法定结婚年龄了,那么就,“好。”

    结婚吧!

    已经变成望妻石的人连求婚要把钻戒拿出来给未婚妻戴都不知道。

    迟佳幼看着露出罕见紧张表情的人,自己把钻戒拿了出来。

    钻戒刚离开戒指盒,望妻石动了。

    “我...我来。”他声音有点儿抖。

    迟佳幼原本不紧张的,在他把钻戒拿到手里,碰到她中指指尖时,手指也开始颤抖起来。

    夏和光现在却不紧张了,把戒指稳稳地推到合适的位置。

    抬眸看向她,现在脸上终于有了放松的笑意,握住她的手,“我们一直在一起吧。”

    迟佳幼回握住他的,认真地回答道:“好。”

    《重回爱豆高中时》正文部分至此完结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七日/妍蹊

    后会有期

章节目录

重回爱豆高中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妍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妍蹊并收藏重回爱豆高中时。

顶部